多元融合 創造獨特風格

劉建明(S.Lao)

個人簡介:

劉建明(S.Lao)為澳門/台灣的詩人及音樂製作人,多次獲得澳門文學獎新詩組別獎項,為多位現代文學作者、劇場、多媒體作品展、紀錄片及電影配樂或製作音樂聯乘作品,熱衷於找尋適合當代詩意的質地。2017年出版書作《拔骨劑》,《拔骨劑》為S十年跨度的創作結集。2018年發行專輯逾紗之軀-The Veil Of Nihility,是他個人首張推出的唱片作品,由概念發想,到作曲、詩詞、編曲、彈奏、監製一手包辦。

 

卡帶開始的音樂路

身兼詩人及音樂製作人雙重身份的S,憶述最初接觸創作,是在小學時,老師讓他上前在黑板即興造句,當時的他並無創作概念,只當作功課完成,但他享受做這份「功課」的過程,且感到輕鬆愉快。

接觸音樂之初,可謂有賴於父母的卡帶音樂。在S的童年,家人擔心社會治安不佳,基本上讓他留在家裡。S往往一整個下午聽著音樂作夢。卡帶多以國語跟台語的老歌為主,歌曲內容有出外謀生的浪子心情,又有梁山伯與祝英台」類別的愛情故事。S尤其喜歡一首紅樓夢的主題曲《枉凝眉》,其實那時年紀太小根本不知歌詞在說甚麼,但往往聽到淚流,對我來說小孩子的這種時刻是神聖的,他們的感觸不會比大人少。

後來到年稍長後的某天,S哥哥的老師送了一盤英語經典名曲卡帶,每當心裡受了點委屈或回憶往事時就會無限循環聽著歌曲《sound of silence》,他自言雖然不懂歌詞,但那個聲音本身就很能安撫人,對我來說,它是一條通向無限出口的甬道。而聽著《yesterday once more》就會如同看到一個雍容閑雅的女人,這是聲音本身直接告訴那個少不更事的我,而不是歌詞。

 

 

 

感受文字的力量

接觸現代詩的契機,則是透過S中學時期的恩師盧傑樺,描述起與恩師盧傑樺相識過程,往事歷歷在目,仿佛發生在昨日。當時我並不知道他已是澳門當代才氣橫溢的詩人,只是心裡覺得這個老師有種妙不可喻,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見文青,我們那時候,能當文青是種嚮往。

第一次體驗到文字的威力是班上老師喜歡當著全班唸我的作文。他記得當時文章聽起來既嚴肅認真,但又能每句都引起班上同學發笑不止,他們都想不到看起來憂鬱的我是那麼叛逆。後來被班上的老師推薦去參加盧傑樺的寫作提高班,也參加了他開設的結他興趣班,在興趣班的課程中,盧傑樺介紹了許多電影、樂團及詩人。「那時網絡剛興起,很多門因此打開了。我便開始在各地早期的一些網絡詩歌論壇上『踩場』,也因此認識了一些詩友至今。我很感激盧先生在那些課上播過的電影和樂團等等,後來回頭猛然發現:這不是一般澳門老師會做的事,這些對於我而言都是些前所未見的門。

 

台澳兩地音樂氛圍各有千秋

       活躍於澳門及台灣兩地的S,他指出兩地的音樂氛圍各有不同。台灣地下音樂的光譜頗廣,台灣人對次文化的好奇和包容度也是,對我而言,會比較偏向以該地文化氛圍去看音樂或其他創作,我們可以當從台灣當地廟會文化本身看到其極大幅度的多元、現代傳統間的相融和接納,像是電音、三太子、辣妹和神明融合在一起的Party

相對澳門,他認為澳門本身就有許多可挖掘的東西,特別是他現在旅居台灣,隔著距離更能看見澳門的獨特性,「自成一格的創作者也不少,前輩後輩之間相處也自在舒服,另外也有一些移居到澳門的外地優秀音樂人和葡生土人的音樂人,他們都把各自特點帶到澳門發酵。加上還有我們最愛的唱片書店等一路支援,民間是不同情形的百花齊放。

 

創作具備個人風格

2017年出版詩集《拔骨劑》S的文字風格曾被形容為性烈而質異,是發明或發現新詞語者,實屬好奇這種寫作風格是否與S的個性有相關?但他表示在寫詩的過程中並無特意創造新詞語的意識,把創作比喻為煮菜,單純思考煮東西時需要的火候及材料,用以通往那個自己預感的味道,而字語就是那個通道本身。

詩作如是,音樂創作也如是,他舉例去年為藝術節印尼移工紀錄劇場《洄游》製作配樂時,將印尼甘美朗的器樂特性,及離鄉移工們所有的集體屬性和新的個體個性,彼此互相融和成全。「簡單來說,當看到了一條通道,我就前往,過程甚至挖、撤、扭轉,或許是看起來走得烈異,也歸因在寫詩的過程中所形成的創作直覺:拿捏時散發的狠勁。」

這種散發的狠勁在S專輯逾紗之軀-The Veil Of Nihility》中體味的淋漓盡致,專輯的理念及靈感是以一個意識作第一人稱指引,穿梭於時空、進出不同軀殻的視界,時而縱觀全覧,時而不能自拔,不同的題旨角度在故事的隱線中發酵,讓曲子之間交戰對話。他笑言:「由於我不在乎曲風,我不擇手段,所以沒有一首是一樣的曲風。」他表示在多變的曲風當中,卻有著一貫的主題與發問:人、鬼、神之間,是交錯抑或交疊?而自身所處之地、擁有的東方之軀,面對生活在全球化的西方語境之中,該如何立身?該用何種姿態呼喚被自己族群遺忘的思念與風骨?

 


 

體味生活苦與甜

在創作路上難免有過各種甜酸苦辣,甚至會產生向現實低頭的情況。對於S而言,這種感受也未嘗不是一種體味,他坦言:我覺得低頭蠻好的,低頭順便可以是觀察,觀察也是創作裡重要的事,即使是再霸氣的創作者一年中也有低頭和自嘲的時候。」創作便是現實,對S來說當一個作品製作出來,就相等於一個獨立的生命,它會自行游走,就如當看著一個成熟的藝術作品,它本身就能解釋甜酸苦辣。

       不僅能體味創作路上的苦與甜,他也感謝對孤獨低頭時的自己。「同階段有不同的孤獨要面對,有不同的態度,總括來說人只有面對了孤獨才能更好地感受自己及他人,這樣的時期包括了過去、現在和未來。正如創作時,人會變得純粹,變成是屬於時間以外的。」

 

多元融合 創造獨特風格


發佈者:Cherry,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0/02/28/%e5%a4%9a%e5%85%83%e8%9e%8d%e5%90%88-%e5%89%b5%e9%80%a0%e7%8d%a8%e7%89%b9%e9%a2%a8%e6%a0%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