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What」:邢亮,看遍風雨後的「佛系」現代舞蹈家

「For What」:邢亮,看遍風雨後的「佛系」現代舞蹈家

「想清楚生活意義的根本,才能享受生活,享受生活的每一刻。」——邢亮

邢亮,香港演藝學院榮譽院士,編舞家/舞蹈專業講師/舞蹈家。

「For What」:邢亮,看遍風雨後的「佛系」現代舞蹈家

一、緣起:「不滿足」成為開啟新篇章的動力

生於北京、長於北京的邢亮12歲與舞蹈結緣。

提到邢亮是如何與舞蹈、藝術結緣的原因時,邢亮的回復是「要聽實話的話,我是完全被逼的」,隨後微笑著解釋「被逼迫」的原因:

生活所「迫」:父母都是「為人民服務」的公務員,那時候家裡環境並不富裕,只要競考上國家的專業舞蹈員,基本上入學後的費用都由國家包攬。

性格所「迫」:父親覺得自己太淘氣,需要軍訓式地好好「管教」收收性子。

未來所「迫」:80年代講求的是「生活穩定」,而藝術在內地的地位是很高的。那時候,人們對藝術家都是非常敬重,父母希望我以後能有一個穩定的工作,走向藝術這條路。

「出於這三點,父親就將我『蹬』去北京舞蹈學院考試,後面也不知怎麼就考上了,就此與舞蹈、藝術結緣,一直這樣走下來。」

邢亮表示,當時內地舞蹈體系的招生標準非常嚴格。除了對考生自身專業和外形的考核,連父母的身形也需要被考察,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後進入這個體系就當得起「優秀」二字,起點很高。在北京舞蹈學院的8年間,邢亮多次榮獲大獎,在跳中國古典舞第10年時,碰到舞藝生涯上的瓶頸——「不滿足」。那時,幸運地結識了曹誠淵先生,隨後舞蹈發展方向便一發不可收拾。

「不滿足」成為了推動邢亮舞蹈生涯的主要動力。

二、奠基:藝術啟發的6年

邢亮 1993 年時進入廣東現代舞團,遇到了很多之前接觸不到的東西。作為改革開放對外的窗口,當時的廣東現代舞團是唯一由政府資助的專業舞團,國內外的文化交流大多由該舞團代表。得益于此,邢亮當時基本上,一年有 6 個月在國外進行學習,跑了30多個國家,其中歐洲最多。對邢亮來說,這是一種幸運的「信息吸收」,是一種學習沉澱,讓他對舞蹈藝術的認知有了進一步的深化。

邢亮舉例:「比如說,什麼叫動作?古典舞是有一種傳統的運動方式,從戲曲武術發展過來;現代舞的話是有很多種動身體的方式,這一方面就已經學到很多不一樣的東西。再說創作,中國傳統的舞劇,如《白毛女》等都是吸收俄羅斯《睡美人》《天鵝湖》的創作,現代舞則是加入更多意識形態的表現。會發現,舞蹈不再是單一身體上的律動,更加入了創作者的創作理念和舞蹈表現的切入點,也開始重新審視生命存在的意義。現代舞更多關注個人的感受,容易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和情感,與自己有更直接的溝通。」

回望過去,邢亮指出,從團體到自我求索再回到團體的「犧牲」,這才是圓滿的境界。

「For What」:邢亮,看遍風雨後的「佛系」現代舞蹈家
「For What」:邢亮,看遍風雨後的「佛系」現代舞蹈家

三、昇華:技巧、理念、表現,國外藝術家的層層影響

法蘭克福以前的藝術總監威廉 · 佛賽(William Forsythe)、德國的皮娜 · 鮑什(Pina Bausch)、英國的 DV 8 身體劇場(DV 8 Physical Theatre),這些藝術家(團)對邢亮的影響至深。

邢亮認為,技巧上,威廉 · 佛賽創作的如何開發身體的舞蹈技巧,令他感歎;皮娜 · 鮑什在技法之後深度剖析自己創作,找尋創作意義(「For What」),令他深思;英國的 DV8 將生活中關注的文化、人的本性放在節目中,表現的多樣性,令他感觸良多。在問到三位的影響是怎麼體現在他的作品時,邢亮表示:「我學的是他們一種理念,學的東西需要轉化,活學活用,尤其是藝術創作。這些藝術家是在意識層面上無意識地影響我的呈現方式。」

四、理念:聚焦當下的覺知,「For What」

對於作品,邢亮表示「更重要的主題是聚焦在『當下』,是對當下的覺知,某一瞬間的感受,適應每一時每一刻,找到背後的理念,找到『核心』。要是認識到本質,找到那個『一』,找到那個『核心』,其實貧富貴賤沒有什麼區別。我的作品更多的表達對生命的看法、對動作的概念。」

邢亮補充道:「現在的節目都是對人生的看法,是對自我的投射,是避免不了的,最重要的是能不能看到自我的更多面向、更多可能性。我們所有的生活、已知的概念像是『照相機』,是以已有經歷作為參考點對待未知的未來。不用執著已知的東西,要抱有開放的心態去面對未知的未來。」

對詩篇舞集《微 · 觀 (世界)》的創作,邢亮說現在的重點「是讓觀眾怎樣從作品中獲得啟發。是當下關注的問題。疫情的發生其實沒有改變自己的計畫,我是幸運的,還因為沒有抱過多的期望,就是繼續進行下去。」

他說:「常說人定勝天,但疫情顛覆了這句話。這就引起了思考。我們每天忙碌的意義何在?這是對生命的重新思考。生命是脆弱的,可以認為是兩種面向,一種是對生命的豁達,另一種是放棄,放任自流,全看個人。現狀本身並無好壞,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邢亮在作品中與年輕人一起工作,感悟到跟年輕人一起工作有一種很「實在」的感受,他思考的是如何讓他們看到更長遠的東西,而不是讓他們困於現狀。這種「師承」是通過分享的形式,啟發著大家思考,並轉化為自己的東西。

「For What」:邢亮,看遍風雨後的「佛系」現代舞蹈家

五、態度:看遍風雨後的「佛系」

邢亮表示,很難總結這段歷程,只能說讓自己生命當中先不要抱有什麼期望,只是去做,盡力去做。

筆者感受到現下邢亮的狀態是雖然要追求雲淡風輕,但總先要看盡世間百態,簡單說就是在「成佛」之前,要先成為行業的「內卷王」過盡千帆。而最後同歸於一,探尋「For what」的意義後,世間萬事萬物也就不過如此。

最後,邢亮對青年藝術家唯一想說的是要好好思考「為何而忙」。釐清「For What」是做事情的前提,不要被已知的概念、框架困住,需要獨立思考。藝術是生活,是形式,但形式不是最重要的,溝通的狀態才是最重要的。

發佈者:三步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09/27/%e3%80%8cfor-what%e3%80%8d%ef%bc%9a%e9%82%a2%e4%ba%ae%ef%bc%8c%e7%9c%8b%e9%81%8d%e9%a3%8e%e9%9b%a8%e5%90%8e%e7%9a%84%e3%80%8c%e4%bd%9b%e7%b3%bb%e3%80%8d%e7%8e%b0%e4%bb%a3%e8%88%9e%e8%b9%88%e5%ae%b6/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