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成就漫畫夢想 ——專訪少女漫畫家李絢

李絢從小就喜歡畫畫,但要是說從事這方面的工作,真正專注於畫畫,甚至籌劃出書和舉辦畫展,都是在這兩年才開始的。她從小就十分迷戀少女漫畫,因此形成了屬於她自己的少女系漫畫風格,而一這風格初時主要受電視上播出的動漫影響,後來到了中學的時候接觸漫畫,了解漫畫,漸漸的便形成了個人獨特的風格。

 

想十次不如做一次

 

初次接觸漫畫當然無從入手,當時只是對著別人的漫畫去模仿;雖然不知道應該從那一方面開始著手,毫無頭緒,但內心總有一股信念喚著她去嘗試。剛開始只是用鉛筆去描繪,過了一段時間才接觸一些教學書自學技法,然後又到網絡上搜集資料參考學習,逐漸認識到每一種繪畫的程序都有一個專門的方法和技巧,慢慢地在自學中一點一點的進步著。

 

來自於生中的幻

 

李絢身邊同樣喜歡畫畫的朋友大都是以日常生活、校園生活或時事作為題材,而李絢多是以生活中天馬行空的幻想作為漫畫素材。她的第一本作品是黑白色的傳統漫畫,雖然當時剛開始創作的動力和熱情比較強烈,也十分專注去創作,但由於是第一次從事這樣的工作,多少還是會懷疑自己的能力,正因如此,才下定決心去挑戰自己的極限,嘗試製作一本漫畫,測試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去創作,同時也測試自己是否真的喜歡畫漫畫,還是只是喜歡畫一幅畫,更重要是想認清自己的目標。

 

踏出第一步

 

定下第一本作品「永劫回歸」的題材後,她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畫了三十六頁,這是一本四話漫畫,每一話就有一個主角,故事圍繞四個主角,反映人類生活對追求某種東西的執着,這種執着是冥冥中注定的,亦是思考生命的循環。在構思時接觸到「永劫回歸」這個詞,覺得與自己當初的概念不謀而合。或許在網上有不少的解釋,但是「一百個讀者就有一百個哈姆雷特」,特別希望讀者看後能領悟到那個屬於自己的「永劫回歸」。這部作品用了半年的時間才完成。她的目標是出一本書,而不只是畫一份稿,所以她花了很多時間去排版,到處找印刷廠,但由於初次接觸這些工作,不熟悉行情,找到印刷廠後又發現最低印刷數量超出了預算,等到定了數量,但她卻不知道該選用哪一種紙,第一次出書,碰到種種問題,困難很多。可是她一樣堅持下來,並未放棄。後來在朋友的協助下,終於順利地在「瘋堂斜巷」舉辦了新書發佈會。雖然這一次的計劃出現了很多問題,經一事長一智,還是有必要踏出她的第一步,李絢認為走出自己的舒適圈才可以體會到更多的事情。

 

其實澳門的文創藝術工作者很難做到像在日本或是其他地區一樣,出一次作品就可以街知巷聞。李絢也是抱著一步一步慢慢來的心態去從事自己感興趣的工作,她給自己定下每年出版一本作品的目標。而且在澳門,文化創意產業也分了很多種類別,政府也不斷推動文創發展,在這樣的環境下,成功只在於我們是否有努力去爭取,盡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

 

第一本作品是傳統的黑白漫畫,李絢創作第二本時就想嘗試彩色的繪本。一開始是先構思了「提籠少女」這四字做主題,沿著主題展開聯想,由於李絢家裏有養雀鳥,當時很喜愛畫鳥籠,於是就想著用「青鳥」的故事做連接,架構故事。講述一個少女拿著鳥籠尋找青鳥,在尋找青鳥的過程中遇到不同的人和事,到最後,少女竟然忘記了自己為何提著鳥籠的故事。李絢為了呈現童話書的感覺,在創作中運用了一些比較夢幻的色系和舊式童話書的手法。

 

午后春蒐/ Afternoon Collection /A Book of Dreams

 

現在,李絢已發佈了第三本作品的新書「A Book of Dreams」,同時她正舉辦, 2016年李絢插畫展「午后春蒐at The prefect moment Cafe」,「午后」泛指她畫圖的時間,同時也是閒暇她跟朋友最愛的下午茶時光。「春蒐」古代稱春天或秋天去打獵為「蒐」。以「春蒐」命名是指在這春季期間所繪畫整合的作品的意思。這次作品全書60頁,有四個獨立的單元故事、三個彩色短篇故事及二十頁的黑白故事。封面使用了「打突」技術,增添了手感和特色! 現在售賣方法主要是攞攤或在CAFE(正在做展覽的場地)寄賣。

 

此外,2016年的十二生肖藝術「創意福猴」展覽中,李絢的作品同樣十分耀眼創新,在活動中,她也見識到不同的創作,增長了見識。早期也曾與「不兒嬉劇團」合作,把一些在戲劇中難以表達的畫面以插畫型式表達出來,豐富觀眾的視覺。

發佈者:主編,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16/05/03/%e5%b0%88%e6%b3%a8%ef%bc%8c%e6%88%90%e5%b0%b1%e6%bc%ab%e7%95%ab%e5%a4%a2%e6%83%b3-%e5%b0%88%e8%a8%aa%e5%b0%91%e5%a5%b3%e6%bc%ab%e7%95%ab%e5%ae%b6%e6%9d%8e%e7%b5%a2/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