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角喚醒戲劇界,致力推動戲劇發展 ——專訪澳門劇作家李宇樑

無論大人小孩,相信許多人都去過澳門文化中心欣賞各類表演。而在大家讚嘆和欣賞精彩戲劇演出的背後,除了一班台前幕後人員的努力,還有一直推動本澳戲劇發展的劇作家李宇樑。李宇樑是曉角劇社的創辦人之一,現為澳門文化藝術總監,引領本地戲劇發展,熱衷於戲劇。上世紀70年代他已經在戲劇中創新運用燈光分區,取代舞台拉幕區分場景。除了參與戲劇創作,李宇樑也有寫小說,他的小說作品《上帝之眼》更入選2001-2015年華文長篇小說20強。可見他的創作能力水平之高。

 

創立曉角劇社的重程碑

 

與夥伴合作創辦曉角劇社,是李宇樑戲劇生涯的重要里程碑。上世紀70年代,本地的戲劇界陷入了一段相當沉寂的時期。創辦曉角劇社的目的,正如其名:曉角,即號角的意思;李宇樑希望用號角喚醒本澳戲劇界的創作意識。由最初以戲劇說故事,到現在相當多元化的作品,李宇樑的創作一直沒有停下來。李宇樑在創作的同時,一直通過曉角劇社,推動着本澳門的戲劇發展。

 

李宇樑沒有真最喜的作品

 

對於畢生致力於戲劇創作的李宇樑來說,每一部作品都是自己喜歡的作品,實在沒有真正最喜歡的。但如果要提到他印象深刻的作品,當屬喜劇《二月廿九》。這部喜劇寫了23年,是一部寫於1993年的獨腳戲,故事講述天生樂觀、堅強的獨居老人,生於二月廿九,每隔4年生日的這位老人,育有8個子女;作品的靈感來自李宇樑當年收聽的一則新聞,當時這則新聞以很少的篇幅,報道了一位獨居老人在家中去世後數天才被發現的事情,這使他收到啟發,轉而創作這部喜劇。

 

他在創作期間,從朋友家人的親身經歷,觀察、搜集老人的生活素材,以達到能與觀眾產生共鳴的效果。獨居老人不一定是沒兒沒女,劇中的老婆婆就有八個子女,李宇樑希望通過這部作品,帶出關愛老人、感恩父母的正面積極的主題。

 

23年里,這部作品不斷被搬上舞台,不僅在澳門多次被不同劇團上演過,也曾分別被香港、內地及台灣的劇團演繹過。每地演出的劇本雖然大致相同,但都會在劇本內容上的細節作一些適度修改,以符合當地的生活實況。因此,這部作品雖然寫了23年,同樣也創新精修了23年。

 

由於作品是一部獨腳戲,劇中只有一位演員,所以對演員的要求相當高。整部作品要以喜劇方式與觀眾見面,也要在完結前的1分鐘左右,感動全場的觀眾。使觀眾笑過之後,獲得心靈上的感動與啟發。所以這部戲演出的難度在於演員要如何掌握節奏,既要獨力支撑整套戲的架子,又要令到觀衆看得津津有味,這才是真正考驗台上演員功力的地方。

 

戲劇界的盛事之一是「華文戲劇節」,每2年1次,於兩岸四地舉辦。李宇樑最新一部黑色喜劇《完蛋的BUG》,於2016年第十屆華文戲劇節中演出。該劇講述某個賭場後巷內的一間茶餐廳,臥虎藏龍,某個晚上,一名落難「大佬」在茶餐廳的僭建密室內,享用他的最後晚餐——乾炒牛河。而一個逃難的女人,一個莽撞的學生,把這個飯局弄得更加複雜,局中有局。落難「大佬」逃亡的時間迫近,偷渡的船已泊岸,茶餐廳卻來了一班不速之客——宵夜的警員、無證的黑工、密室變得無路可逃,眾人想盡方法離開這間茶餐廳,事情越搞越大,最終一發不可收拾。

 

李宇樑這部作品《完蛋的BUG》,通過黑色幽默的演繹手法,一幕幕對立與衝突的劇情反映着社會的荒誕現實,讓觀眾反思當下,具有深刻的社會意義。。

 

戲劇推動工作沒有停下為其他團提

 

曉角劇社目前在本澳有自己的社址,並不需要租用場地,但也有一些劇團沒有固定場地排練,這時,曉角劇社便提供場地給這些劇團。為其演出盡一分力。李宇樑認為,雖然近年本澳戲劇界發展十分樂觀,已初步達到當初用號角喚醒本澳戲劇界的目的。同時在這麼多年以來,在演繹風格上也不斷尋得突破,成功引領戲劇走向多元化和更貼合現代技術。但是,這並不表示曉角劇社的工作已經完成!他認為一花盛開,不如百花齊放,曉角劇社目前需要朝着為其他劇社提供支援而努力,「劇團如果沒有固定場地排練,便能夠找我們支援」。李宇樑希望繼續努力,將本地戲劇發展得更好,但這個支援肯定不止步於提供排練場地,還有其他更多的東西。

發佈者:劉 海通,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16/05/03/%e6%9b%89%e8%a7%92%e5%96%9a%e9%86%92%e6%88%b2%e5%8a%87%e7%95%8c%ef%bc%8c%e8%87%b4%e5%8a%9b%e6%8e%a8%e5%8b%95%e6%88%b2%e5%8a%87%e7%99%bc%e5%b1%95-%e5%b0%88%e8%a8%aa%e6%be%b3%e9%96%80/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