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的“念”——在攝影中感知愛情

所謂的感知愛情,其實就是對這份“念”的感知,兩者都是虛幻的、無法觸碰的,但真情實意流露的感情與“念”結合起來的作品,帶給觀眾的感受是觸動人心,作不得假的。

        常有人會把拍照與攝影混為一談,亦或是簡單地理解為是設備或技術上業餘與專業的區別,然事實上並非如此簡單。拍照是對當下事物的表象透過鏡頭記錄下來,是沒有思想性的;而攝影的核心是作者在對現實生活的客觀認知中,添加自己的主觀想法創作出來的。好的攝影作品中有獨一份的“靈魂”,源於生活卻高於生活。一直認為攝影是一種特殊的藝術表現手法,因為它無需文字的沉澱、繪畫的技巧,攝影的創造只在瞬間,似只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但結果卻是對記憶的長久保留。攝影是簡單且複雜的,卻十分有魅力。那愛情呢?感情中最神秘的情感,它與攝影有著異曲同工之處,會發生在瞬間亦可能會是一輩子。

用照片去述說故事

        Antonio是一名澳門攝影師,約十年前在一次機緣巧合下前往中國桂林攝影,對此產生了興趣並踏入了攝影的世界。他在2019年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手機組、人物組以及圖片故事組共三個組別都獲得十分不錯的成績,他表示對此感到十分幸運,可以把澳門這座城市的故事在國際平台中呈現出來。 Antonio提出此次參賽最難忘的就是故事組作品《五月慶典》的創作,他把握了當時澳門同在五月份中西宗教文化慶典共聚一堂的機會,奔波在聖母花地瑪巡遊與媽祖誕/佛誕兩慶典中,紀錄其中的精彩時刻,最後濃縮至九張圖片去述說在澳門五月發生的節慶故事。在眾多類別的攝影比賽中,用一系列照片去述說一段故事確實是極具挑戰的。照片不比用文字講述故事,可以給予讀者廣闊的想像空間;亦不比影片述說故事,可以運用華麗的後製、配以聲音的渲染,給人身臨其境的體驗。因此在創作上,攝影更需要作者前期的精心構思,並不真的是按個快門的事,而是一門真正的慢功夫。 Antonio對此也有提及現今拍照是一件越來越速成的事情,當時這方便了人們去紀錄生活瑣事,也見證了手機科技的快速發展,但對於攝影他依舊享受最原始的拍攝操作,這會讓人放慢腳步,花上一定的時間去思考,一張帶有創作者思想的照片更會有能觸動人心的感覺。

        關於攝影,Antonio目前的拍攝風格主要以幾何圖形的攝影為主,攝影師何藩、Henri Catier Bresson便這種攝影表現手法的佼佼者。但他談到幾何圖形是可以用眼去見到的實際東西,當然都需要技巧,相對的印象派是完全沒有路徑可尋,每個人會對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感到憧憬, 他憧憬隨意的、難以捉摸感覺的印象派表現手法,希望自己可以有機會進入此境界。但轉變是困難的,因為眼睛會習慣那種方法,他表示會繼續努力學習不同的技巧以及想法,不斷提升自己。

攝影的“念”

        著名攝影師Ansel Adams曾有過這樣一句話“每張照片都有兩個人:攝影師和觀眾。”而透過影像聯繫兩個人的是“念”,當你按快門的一霎那,對面前所示的事物的“念”越強,那麼注入影像裡便會產生“念”,如果這份“念”注入成功了,影像中便隨之會有故事、有情感。因為每張照片的獨一性,故無法明確這份念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的事這份念源於攝影師,將終於觀眾。

        在現今科技快速發展下,任何事物都有屬於自己的速成文化,攝影也是如此。 “打卡”拍照便是攝影的大眾速成文化,同樣美麗的景色,同樣的拍攝角度甚至同樣的動作,用一部手機按一下就可以完成,連思考的時間也省下了。就真的如同上下班時沒有感情的拍一下“打卡”,這樣不富有自己情感的動作,拍出來的照片自然不存在感情可言。也許這個“打卡”位最初的照片創作注入了原創者很強的念,但事後的不斷重複,最初的信息、“念”逐漸被人遺忘以致最後的消散,結果便是單純的“打卡”拍照位置。當然你也可以在同一個位置注入自己新的“念”,給予照片豐富的感情,這是騙不了人的。就如照片中愛情的表達一般,就是在拍攝的一霎那放入多少的愛,這份愛的感覺就是正面地反應出來,如果連攝影師在拍攝時都感覺不到被拍對象之間的愛情,那麼影像出來後也不會憑空產生相愛的感覺,當然一些經過專業訓練的演員也許能表現出來,但也是也許而已。

“念”與愛情

       對於如何在攝影中感知愛情,Antonio對一次有趣的拍攝娓娓道來。大約是在四年前的一次志願團體拍攝項目,對像是四對長者夫妻,因為這些老夫妻當年的生活環境不太好,並沒有機會拍攝一組婚紗照,故此次機會可以滿足這一遺憾,也是對這段已成親情的愛情的一個美好紀錄。有趣的是這次的拍攝並不像平常一般,倒像朋友之間的聊天,接受拍攝的公公婆婆們並沒有面對鏡頭的習慣,再加上身穿的是自己甚少穿的西裝、裙袍,人自然地拘謹起來。為此攝影師們需要不斷地去與老夫妻們去聊天,詢問他們年輕時發生的故事,以前談戀愛的感覺之類的,慢慢地老夫妻在談話中的神情充滿了回憶,受其感染的攝影師自然地紀錄了這些感覺,而這些感覺的多少,“念”的強弱最後便會在成片中表露無遺。所謂的感知愛情,其實就是對這份“念”的感知,兩者都是虛幻的、無法觸碰的,但真情實意流露的感情與“念”結合起來的作品,帶給觀眾的感受是觸動人心,作不得假的。

       使用影像去表達情感並不簡單,不同情緒下的故事、環境、人物表情的表達以及動作,結合這些形成故事才可以把其中的感情帶出給觀眾,更別說僅用一張照片去表達情感了。但如果用一張照片能把這份情感去表達出來,那麼對觀看的人來說,這張照片帶來的震撼也許會比一連串的畫面、影片更大。因為它停留在了那一霎那,便會提供了很多空間給大眾去幻想畫面前後發生了什麼或是將會發生什麼?為什麼會有這一刻的產生?就如小說的書版閱讀以及影片的呈現,是兩種感受,想像空間的不同,各自的見解、畫面就會有所改變。攝影也是如此,拍攝時的感覺,也許會與之後再看的感覺產生不一樣的感受,一千個人有一千個哈姆雷特,這一千個哈姆雷特的錯過、遇見亦或是碰撞都是精彩的。

發佈者:麥 文姬,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0/06/26/%e6%94%9d%e5%bd%b1%e7%9a%84%e5%bf%b5-%e5%9c%a8%e6%94%9d%e5%bd%b1%e4%b8%ad%e6%84%9f%e7%9f%a5%e6%84%9b%e6%83%85/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