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的逾越

本期專題“音樂與舞蹈”主要針對兩者之間的關係,舞蹈與音樂從來也是密不可分,沒有音樂的舞蹈在現代作品中較為常見,但是,即使所謂的音樂不存在,此句亦並不真實,因為在舞蹈家的舉手投足本質上已經存在着韻律,帶動着所有的動作流淌在無聲之中。

禁忌的逾越

本期專題“音樂與舞蹈”主要針對兩者之間的關係,舞蹈與音樂從來也是密不可分,沒有音樂的舞蹈在現代作品中較為常見,但是,即使所謂的音樂不存在,此句亦並不真實,因為在舞蹈家的舉手投足本質上已經存在着韻律,帶動着所有的動作流淌在無聲之中。

原始的舞蹈經常在音樂的伴奏下展示出來,在《樂記·樂象篇》中說:“詩,言其志也,歌,詠其聲也,舞,動其容也,三者本於心,然後樂器從之。”因此,詩歌舞同出一徹,亦是藝術在三元素的結合中催動着人心,見証着美好生活。

舞蹈和音樂的表演作為一種時間藝術,抽象的本質遠高於視覺藝術,即使今天能夠進行錄影及錄音,甚至出現了網上表演藝術的平台,但是對於觀察者來說,現場藝術的即時性並不單純在演出的舞台上發生,更多在劇院或前往活動的過程中獲得,因此,時間的藝術必然需要現場感才能夠在空間中產生共同的回憶,對於參與者來說更像是一種集體的朝聖參拜活動,與想像的族群產生共同的語言,就如安德森所指,從而認知觀察者自己是團體的一份子,透過共同活動之間所建構的想像而提鍊而成。因此,藝術的延展性並不是藝術作品的本質,更多是在藝術活動的參與與中所獲得的富足與浪漫,就像是一剎那之間看穿了整體,了解一切價值形成的本質。藝術品作為領導觀察者思考的契機,當中的故事由觀察者自行創造,更是獨一無二,滿載着親和力與愛慕。

現當代的音樂舞蹈,或許是夜場中拼搏着、集體舞動身體的過程,可能是為了消減生活的壓力,卻帶來了迷茫與混淆的副作用,模糊化了的焦點亦是源於生活的支撐點脆弱而形成。對比起來,純藝術的音樂與舞蹈欣賞可以被認為是高雅的文化接觸,夜場的身體律動更像是禁忌的逾越,這對比的產生在於禁慾與放縱的差距,西裝革履是受生活所規管,自由的打破更像是脫開了領帶的自由奔放,因此,在夜場之中就成為越界的合法之地,其意義不過是將獸性解放。然而,隨着年月的轉變,一再打破的禁忌只會令它不再成為圍欄,相反成就了野獸的思維,產生無盡的墮落。

音樂與舞蹈,或許應該更多地去思考與生活之間的關係,高雅與低賤,只是一種生活表達,在生活中尋求屬於自己的美,才是最真實、不加籠牢的自由。在資本密集化的城市來說,人類物慾的無限擴張,更多地讓人質疑生活價值觀的單向性,我們城市需要的是多元性的表達,而不是單一的關係。無論是古典的優雅還是現代的情慾放縱,本意亦是勾劃出人類生活的多種面向,感官的開發與生活的最真實感受,才能真正產生一個真實的自己,走過人生點滴,包容與接受,擁抱不同,體現真實的生活價值,願本期的專題能夠讓讀者思考生活的意義,不再依靠於 “他者”所指,活出屬於自己的道路。

發佈者:張 少鵬,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0/12/28/%e7%a6%81%e5%bf%8c%e7%9a%84%e9%80%be%e8%b6%8a/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