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創作不可分離

文 /訪 / 麥文姬

人物介紹

生活與創作不可分離

洛書,澳門別有天詩社副社長,創立「引文化有限公司」,專注出版書籍,專注於書籍的出版和市場營銷。先後五次在澳門文學獎詩歌組、散文組和小說組獲獎。曾任《澳門日報》閱讀時間版專欄作者,文章散見於《澳門日報》、《澳門筆匯》、香港《圓桌詩刊》、《中西詩歌》等。部分作品入選《2016年度澳門文學作品選》、《澳門筆會三十年作品選》及《澳門文學新氣象1——青年寫作人作品選薦評析》。2016年在台灣出版個人詩集《燕燕于飛》,並進入台灣金石堂2016 Top Sales暢銷書行列。2020年於新冠疫情襲捲全球之際,出版了第二本個人詩集《獄之境》。 

文學創作的起點

「我曾經有過做全職作家的念頭,但現在回頭看,即使在今時今日的澳門,單靠一支筆『搵食』依然很難。」洛書現於博企擔任賭桌優化及分析的工作,文學創作是她的興趣,但她稱這份興趣已融入血液,成為生命中的一部分,如同每日飲水、吃飯般平常。「這是一件好事,只有純粹,沒有功利,情感來了就創作。」

洛書的創作之路早在中學開始,因新移民的身份,在高中時期比較孤僻,寫作成為了一種心靈寄託。因一次巧合,洛書的兄長翻看到她的作品,建議她向報刊投稿,洛書聽從建議,嘗試將作品投向各大報刊。她笑稱,當時只是單純投稿,刊登與否並不介意,直到在信箱收到稿費,才意識到原來寫作也能讓她擁有收入。同年,她的作文有幸得到中學語文老師的賞識,推薦她參加澳門文學獎,没想到竟獲得優秀成績,從此在洛書心裡便埋下了從事文學的種子。

但事與願違,洛書父母並不支持她走文學的道路,雙方協議若能保送入北京大學,則可修讀文學專業,否則就留在澳門讀工商管理。「十多年前澳門的博彩業正處於快速發展中,薪金高企,物價上漲,生活成本高,可能我父母看到這個前景,不希望我未來的路走得太辛苦吧。」

最後,洛書留在了澳門。「如果我當時順利進入北大,或許我會留在北京,走全職作家這條路。高中寫的文章偏向於個人感情,注重小我,未必能引起大眾的共鳴。如果可以在中國的最高學府學習,那就可以開拓眼界,習得精髓,提升我的文學而不只是侷限於個人,而更關注於社會。這是當時的一個夢。」

洛書續稱當時之所以有這股強烈的渴望前往北京,除了想在文學的道路上追求更遠,也因為新移民的身份讓洛書並未對澳門這座城市產生連結。但冥冥中注定,留在澳門大學求學的時期裡,竟成為洛書創作的高峰期。

「藝術創作與生活無法分離,大學時期是痛苦的,修讀非自己喜歡的專業,加上在賭場裡做兼職荷官,遇見許多人生百態,很多情緒積壓在心裡,為了讓自己可以得到平衡,我選擇了創作。」洛書分享了在賭場裡工作的情況,在賭桌上看見人心最直接最黑暗的一面,「貪婪、暴富、墮落,那一刻對我衝擊很大。金錢的極速流轉、强烈的貧富懸殊、不公的社會階層,讓我好痛苦。」她直言在賭場工作的那段時間裡三觀崩塌,只有依靠寫作,才能使自己內心平靜,正因為有這些經歷,才讓她的文學創作更上一層樓。

澳門文學生態 讓作家專心寫作

大學畢業後,洛書就進入博企工作,至今已逾11年,11年間一直保持創作,更在2016年自資出版第一本詩集,2017年創立「引文化有限公司」,但她表示自己仍然很難成為全職寫作者。「除了不想浪費大學四年辛苦的學習所得,生活中談的安身立命,首先安的便至少是經濟獨立,生活有所依靠而無後顧之憂,之後才能讓精神有所寄託。」

她續指,「其他地區如內地及台灣,文學創作已形成了產業鏈,他們可以把文學作品轉移到衍生品上,形成良性循環,但澳門卻非如此。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現實:澳門的文學生態環境,難以讓作家只專心於寫作。」她留意到,內地IP影視崛起,也是近幾年才發生的事情,「內地把文學(以網絡文學為主)改編成影視,給文學創作者帶來可觀的版稅收入,但要去到這個水平,需要累積及鍛煉,才能脫穎而出。」

「當一個作品放在內地文學的網絡平台上,只要經得住市場的不斷驗證而後得到讀者的認同,便可以得到相應的資源和機會。而這不只是需要作家本人的努力,更要靠整個社會的支持,才能呈現出繁榮的境況。」過去她曾以詩社名義參與內地大型書展,由政府或民間團體搜集澳門作家的眾多作品去參展。「作品的數量是可觀的,參展是一個很好的實踐方式,但需要時間去累積效果。」

創立出版社助作家圓夢

「要生存,其實是要想辦法讓澳門作家走出去。」雖說如此,又談何容易,她分享過來人的經驗,「出版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成立『引文化公司』主要是幫詩人朋友出書,圓他們出版的夢。」她解釋到出書的困難之一在於書號流通性的侷限,在本地出版的書籍無法在外地上架,這大大減少了作品的曝光度。但即使是這樣,仍然有一批創作者,默默地為澳門書寫著他們獨有的故事。「其實他們出書只是一種夢想,我幫助他們圓夢,讓他們擁有屬於自己的作品。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生活與創作不可分離

洛書稱因為新冠疫情影響,更多的人開始轉向內省,在家獨處和閱讀的時間多了,詩社在多年來一直參與的澳門書展裡,發現讀者比往年更集中,拿在手上的詩集或其他文學作品也相應增加了。這是一個好的現象,也鼓舞了更多創作者繼續砥礪前行。

發佈者:麥 文姬,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06/29/%e7%94%9f%e6%b4%bb%e8%88%87%e5%89%b5%e4%bd%9c%e4%b8%8d%e5%8f%af%e5%88%86%e9%9b%a2/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