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市場需要百花齊化——專訪夾子音樂

藝術市場需要百花齊化——專訪夾子音樂

博彩業作為澳門的龍頭產業,長期以來在澳門經濟中佔據絕對主導地位。那麼,在澳門這個金錢掛帥的社會裡,學藝術能否謀生?藝術教育對於社會發展有何重要性?澳門音樂藝術教育中心夾子音樂給出了一份答卷。夾子音樂作為澳門一間藝術音樂教育中心,從2017年初開業至今,以一年拓展一間分店的速度,在澳門藝術教育界中站穩陣腳,未來將準備拓展業務,進一步往大灣區發展。

看準市場缺失板塊 打開成人音樂市場

大部分人對澳門存有藝術氛圍欠缺,以藝術難謀生的刻板印象,夾子音樂看似反其道而行之,實則上創辦人對澳門藝術發展持有信心。夾子音樂由黎翰澄和林銘森共同創辦,二人從小學習音樂,憑藉理念相同,看準澳門音樂市場缺乏的板塊,於2016 年共同創辦夾子音樂,正式在2017 年開業。創業四年來,他們一步一腳印,在澳門音樂教育培訓機構小有名氣。

他分享當時創立夾子因為是為了填補澳門成人因教育的空缺,看準缺失板塊市場,投入資源創業,以品質加上善於運用網絡平台及熱點趨勢的宣傳手法,在開業不久就迎來爆發性增長。「不論我身邊的朋友也好,其他成年人也好,不多不少小時候都有一個音樂夢,想彈奏一首曲目,於是我們在5 月份,Cover 了五月天《最後的我們》和電影《LALALAND》的主題曲,上傳在Facebook 平台,兩段影片高達十多萬點擊率。」憑藉精準的定位及宣傳,不僅擴展了夾子音樂的知名度,也為夾子音樂帶來了龐大的生源及可觀的收入。

藝術市場需要百花齊化——專訪夾子音樂
藝術市場需要百花齊化——專訪夾子音樂

創業必須保持危機感

不論在藝術教育界別也好,其他創業界別也好,要可持續發展必須定位明確,及時應對市場作出改變,黎翰澄認為時刻保持危機感是經營的關鍵。「我一直有留意音樂教育的市場,十多年前許多音樂中心是龍頭地位,知名度高、生源多,但時至今日已經洗晒牌,變成了一些新型教育機構,保持危機意識是很重要的。」正因為團隊時刻保持危機意識,在一波增長爆發後,黎翰澄發現成年人音樂市場的局限性,在高峰時刻選擇轉型,從成年人市場切換成兒童市場。他解釋:「創辦一年間,我們已經做到別人口中的『成人學鋼琴就搵夾子』,也佔據澳門絕大部分成年人市場。但這無法形成持續的風氣。」他們透過數據統計、客戶回饋及了解客戶群體心態,得出結論是成年人時間有限,無法形成長時間的興趣,完成階段性目標即可,如彈奏一首曲目,「市場只能開發一次,即使持續保持生源,但要有下一波增長或者持續增高,其實條路很難行。」

為求生存,他們於2018 年轉型,專注在兒童音樂教學領域上,他表示最開始轉型是十分困難,客戶群完全不同,資源傾斜在兒童的課程設計及宣傳上,成年人生源減少,兒童生源未能補足「我們轉型是好困難,雖然整個過程艱辛,但必須要有這個決心,才不會讓市場淘汰。」

積極走出發展低谷期

黎翰澄稱雖然夾子音樂的一路發展尚算順利,他也謙稱一路都很幸運,但凡事無一帆風順,在一路上也有低谷時期,第一次低谷時期是在轉型期間,同時兼顧成年人及兒童音樂教育,過程中容易造成品牌形象混亂,收入大幅減少,也有同事疑惑是否做錯決定,但不破不立,後續發展證明該次轉型的決定是正確。

去年因新冠疫情關係,全澳教育中心停止營業,對夾子音樂造成了嚴重打擊,「當時聽到不營業是真的害怕了,中心無法營業,店舖租金、員工薪金依然需要支付,加起來都要十幾萬,有多少個十幾萬可以支付呢?」他稱去年二月是最忙碌的時期,期間不斷思考解決方法,以最快速度推出了線上教學系統平台,透過視像方式讓老師與學生上課。但嘗試一個月後,效果不大,他表示:「藝術教育與學科教育不同,特別是音樂教育,需要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和接觸,難以透過視像攝錄頭指點彈奏手勢,是需要有人在身側指點。加上站在家長角度而言,上網課家長需要在身邊,加重家長負擔。」

除了店鋪營業受到影響外,拓展大灣區的計劃也需擱置,幸好疫情得以緩和,現時開始著手往灣區拓展。「創業市場上,澳門地理環境和人口數量有限,在灣區可看到更多市場與機會。早年來內地創業會面臨許多門檻,但隨着大灣區進一步融合,創業除獲得澳門政府支持外,在珠海也體驗到『一站式』業務辦理服務。」他續指珠海人口規劃將達到五百萬人口,且2015 年,中國政府取消「一孩政策」,當時的新生嬰兒現時已達到學齡階段,「當時的新生嬰兒現在年齡大約是四至六歲,是適合學習鋼琴的階段,隨著經濟發展,相信珠海對藝術教育是有需求。」

藝術市場需要百花齊化——專訪夾子音樂

珠澳兩地市場大不同

最後,他談及兩地之間的市場增長大不同,他觀察到澳門音樂教育市場,現時音樂教育中心依然維持十年前的價格,但內地從十年前的八十元,已升幅至現在兩百元一堂課,市場增長十分可觀。「坦白地說,我們中心的收費是澳門中位數以上,但我可以保證家長給的一蚊,我們會提供十倍的質量。」

這需提及夾子音樂的教育理念,黎翰澄表示從小學習音樂只有痛苦及茫然,他不希望小朋友延續他過去的痛苦,而是讓他們能夠開心愉快地學習音樂,在設計課程增加互頂環節、每週舉辦音樂活動,甚至租借天文館舉辦音樂會。「這些都需要資源投放,如果一味壓低價錢,我們又怎能做到這麼多活動呢?但是行業依然存在打價格戰的問題。」他指出音樂教育行業的問題癥結,雖然存有價低者得的情況,但他依然堅信品質保證,相信市場擁有判斷力,「我認為藝術不應該廉價,只有百花齊放,才能有健全的藝術教育發展。」

發佈者:Cherry,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07/27/%e8%97%9d%e8%a1%93%e5%b8%82%e5%a0%b4%e9%9c%80%e8%a6%81%e7%99%be%e8%8a%b1%e9%bd%8a%e5%8c%96-%e5%b0%88%e8%a8%aa%e5%a4%be%e5%ad%90%e9%9f%b3%e6%a8%82/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