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地圖上的精雕細琢 ——專訪第一屆《瘋》年度藝術人物霍凱盛

古地圖上的精雕細琢 ——專訪第一屆《瘋》年度藝術人物霍凱盛

《瘋》年度藝術人物通過對行業的觀察和挖掘頒發,為澳門的藝術家們表示認同與支持,讓藝術的小眾獲得大眾的關注。 「在澳門默默耕耘 需要很大勇氣,雖然澳門有那麼多展覽機會。尤其前幾年,澳門處於經濟很蓬勃的時候,賺錢比較容易,而藝術產業畢竟剛起步,當大部分人都順 應繁榮的經濟潮流去就業的時候,選擇成為藝術家有點像是逆水而行。我認為這個《瘋》年度藝術人物是對我很大的鼓舞和肯定。感覺自己的努力 得到認同。」

疫情期間的感悟

關於疫情期間的擔憂,霍凱盛表示,他自己本身性格悲觀,因此無時無刻都想像澳門經濟衰退的一天。不僅是創作人,所有行業的人都面臨 挑戰。澳門幾乎只有旅遊業,平時發展這麼好,怎麼會想到一個疫情打斷了大部分人的計畫。「我一直覺得所有事情有達到頂峰的時候,自然也 有走下坡的時候。只是沒有想到是因為疫情。但疫情對我自己的影響不算太大。主要是出入境的問題,無法出席外地展覽。澳門藝術市場並不蓬 勃,仍處於起步階段,香港的博覽會及展覽也相繼取消,所以生計上亦有受到影響。我本身對澳門單一產業感到擔憂,自己一直有儲蓄習慣。」 霍凱盛表示,自己的工作本身有明顯的不穩定性,就算畫完了,付出時間了,也不定有收入。當不穩定的日子真正來臨時,自己似乎亦早有心理 準備了。

古地圖上的精雕細琢 ——專訪第一屆《瘋》年度藝術人物霍凱盛

希望有更多機會創作大畫幅的畫作

霍凱盛過去畫小幅作品比較多,主要因為空間限制。 「大學時期只能在睡房作畫。但由於港澳生活空間偏小, 小畫在銷售方面其實會更有市場。」礙於創作空間及經濟 因素,小尺寸的畫作會比較受歡迎。但亦表示自己其實一 直很想畫更大尺寸的作品。「小畫很耗費視力及精神。小 畫和大畫的創作時間其實不會相差很多。畫面處理方面, 相對大畫來說,小尺寸的畫的細節刻劃其實不會太深入。 小的畫有時候比較難收進所有我想畫的內容。」

霍凱盛曾參觀佛羅倫斯的古蹟的地圖室,印象很深 刻。「古地圖讓我感覺很震撼。希望有一天自己的畫作放 在這些作品旁邊也不失禮,壓得住場。我自己其實更傾向 畫大幅的作品。起碼在空間有份量,直到2017年,我接到 美高梅的委託,製作2米8乘3米3的大畫幅畫作。我很珍惜 這個機會,當時在台灣創作了這件作品。」

作為「澳門藝術家」的挑戰

霍凱盛表示,曾經有藝術家朋友去台灣做展覽,本來藏家已經打算買下作品,後來聽到是澳門藝術家的作品,居然就打消購買的念頭了。 「我聽說了這件事以後,感覺備受打擊。難道澳門真的如此不入流?2016年我出版了一本書,當時是李展鵬老師幫忙聯繫香港的出版社進行出 版。我問李展鵬老師:我畫的很多都是澳門地圖,其他地方的觀眾其實會不會不感興趣?李展鵬老師回答說:這個就是先有雞抑或是先有蛋的問 題。觀眾其實會不會正因為看了你的作品而對這個城市感興趣呢?」霍凱盛表示, 澳門的旅遊化情況比威尼斯還要嚴重。他認為他是以澳門這個 地方為例子,探討關於城市發展和保育之間的平衡,以及後殖民現象相關的討論。

封存在內心深處的澳門城市記憶

古地圖上的精雕細琢 ——專訪第一屆《瘋》年度藝術人物霍凱盛

霍凱盛始終鍾情於以與澳門的連結為創作的起點。提及自己對澳門的城市記憶,他表 示,小時候因為沒有比較,覺得所有城市都有很多花籠,有教堂,路上有垃圾。長大以 後,探訪過其他地方後,才知道澳門原來如此不一樣,然後就開始想更了解澳門。「我開 始收集資料,想跟澳門對話。」

小時候,霍凱盛住在北區,需要乘校巴到取潔學校(前利瑪竇學校)上學,後來亦在 燒灰爐一帶返學。一般校巴是沿新馬路及荷蘭園一帶走。但有一次校巴突然繞去了半邊 橙。「當時還看不見氹仔那邊的高樓大廈。路兩邊有長長的樹蔭,樹影,往前就是一望無 際的大海,再遠處隱隱有山。這個回憶實在太美。我一邊描述,一邊閉上眼睛,當時的畫 面便清晰浮現出來。長大後,考到電單車牌,我亦會到處散步,故地重游,看見過去的景 色一去不返,覺得很失落,彷彿有些什麼東西失去了。感覺像是夢醒了,然後我必須接受 現實。現在由於工作的關係,我經常使用港珠澳大橋,往返港澳。發展確實帶來了很大的 便利,但是有些東西消失了那就是消失了。」

「另一個與我個人連結深的澳門角落是鴨涌河公園。小時候,媽媽逢週末都帶我去鴨 涌河公園,媽媽當時喜歡踩石子按摩,我跟姐姐就在公園玩。當時那裡有很多人玩風箏。 我跟姐姐其實只是隨意玩耍,滾一滾草地,說不上來在玩什麼,但卻覺得很開心。中學後我就沒有再去了。小時候那種快樂是很莫名其妙的。人長大了就顧慮多了。現在很多時候工作到凌晨,要平衡不同畫廊的利益,壓力很大。感覺好 像沒有真正的私人時間。沒有小時候那種寧靜,純粹的感覺。長大後重返鴨涌河,整個公園彷彿都縮小了。小時候覺得公園的邊緣像是天涯海角, 只要我偷偷躲起來姐姐就找不到我。」

古地圖上的精雕細琢 ——專訪第一屆《瘋》年度藝術人物霍凱盛

創作上的瓶頸以及對自己未來發展的展望

大學剛畢業的時候,幸運地有很多展覽機會。因為工作持續,眼睛和身體都 快要疲累到極限。後來霍凱盛希望可以沈澱一下,打磨自己,做出更好的作品, 於是前往台灣讀碩士。在台灣上學的時候,霍凱盛表示有很多時間獨處。由於寫 論文的關係,那段時間要看很多書,因而對自己創作上討論的問題更加清晰了。 創作上,霍凱盛 感覺自己一直都遭遇瓶頸。「複製地圖,然後複製自己,這樣重 複下去,自己有時候亦覺得沈悶,想要注入更多想法。偶爾有新想法的時候會很 興奮,也不斷為新的嘗試掙扎。在畫畫的過程中,往往完成某個角色,某個角落 後,就陷入瓶頸,畫完以後感覺更糾結了。我感覺我目前為止建立的東西,似乎 也成為了我現在的包袱。以前我在技術上是更差的,很多東西沒有考慮得很深 入,但過去創作的動機是最純粹的。現在也涉及到一些商業活動,創作有時候不 僅僅是我個人的事情。之前有機會在義大利做展覽,感覺在昔日的大師面前,自 己簡直什麼都不是。我的創作本身也很受文藝復興的品味美學影響,到了義大利 後,突然感覺沒有自信。遇到厲害的人,跟自己會有個比較,也會懷疑自己的能 力。有時候我會很滿意,喜歡自己的創作。有時候也會缺乏自信。常感覺很難超 越前人。只能自己積極去再讀書,再沈澱,再思考。」

霍凱盛即將前往台灣攻讀博士。選擇讀博士,是希望能在台灣有更多發展機 會。多從不同地方的人的眼光中了解澳門,亦表示期望自己的創作可以去更大的 舞台。

霍凱盛表示,其實不時接到的工作亦會無 疾而終,要經常調節自己,讓自己情緒沒那麼 緊張。獲得上葡京的欣賞和作品委託很榮幸。 開心完以後也會覺得,會不會這就是自己的最 頂峰?會不會再不會有這樣的機會?自己會不 會永遠沈溺於這樣的情緒中?

有一次,霍凱盛在網上看到觀眾發表如下 的展覽評論:「展覽場地很漂亮,在古蹟裡 面,但作品已經看過很多次了。」這是一個 2-3人的聯展。霍凱盛對於觀眾這樣的評論感 到備受挫折。後來也比較少在澳門參加展覽。 希望自己可以做出自己更滿意的作品,再在澳 門展出。「要是用幾個月時間做脫離商業的作 品,沒有收入,但自己要交租和裝裱,其實也 很困難。但我一直幻想做一個更完美的展 覽。」

古地圖上的精雕細琢 ——專訪第一屆《瘋》年度藝術人物霍凱盛

「要尋找形式上的突破其實不難。但要在 思考的縱深上有突破是需要投入更多的時間 的。做出吸引人眼球的東西其實是容易的。感 動到自己才能感動到觀眾。不想做空白,言之 無物的作品。對我自己,對他人也沒有意義。 而且我自己也會後悔。有一段時間我做出了一 些我自己也覺得空白的東西。之後我就很後悔 了。也有人跟我說,我也可以偷偷的畫,畫完 再藏起來,不展出。但如果不作商業考量的 話,對我自己來說成本也太高。」霍凱盛表示 在澳門做創作有太多制約了,比如像空間,租 金,儲存空間等。

前陣子霍凱盛在香港的畫廊賣了一張小 畫,畫廊老闆說,當時收藏家聽完畫作背後的 故事後,眼睛都紅了,然後很爽快地買下畫 作。這件事令霍凱盛自己很感動,獲得這種更 內在的認同。「我想更忠誠的面對我自己的藝 術,我想做我覺得必須要做的藝術。」

「在大學的學習生活,跟我想要學的有點 落差。雖然那幾年在學校的課業上不是那麼如 意,也很少上學,但是也正因如此,我才有空 間去思考關於澳門生活的議題。後來在台灣上 研究所的時候,收拾宿舍發現自己的成績表, 發現台藝大當年是我考大學的第一志願。兜兜 轉轉自己還是來到了。每個選擇通向不同的結 果,但最後也有不同的收穫。」

發佈者:木木,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10/25/%e5%8f%a4%e5%9c%b0%e5%9c%96%e4%b8%8a%e7%9a%84%e7%b2%be%e9%9b%95%e7%b4%b0%e7%90%a2-%e5%b0%88%e8%a8%aa%e7%ac%ac%e4%b8%80%e5%b1%86%e3%80%8a%e7%98%8b%e3%80%8b%e5%b9%b4%e5%ba%a6%e8%97%9d/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