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協作: 再同旅德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對談

藝術協作: 再同旅德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對談

本年九月,筆者獲旅居柏林的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拉(Marta Sala)的邀請, 參加了「休息在格爾:公共空間的藝術關係系統」(Arbeitspause im Görli: Künstlerische Beziehungssysteme im Öffentlichen Raum)的首次活動,自始在我倆間掀起了一系列就何謂藝術、工作、休息等重要議題相關的激烈討論,當中將早前的一對德文段話摘錄並譯成中文,在台灣藝術刊物《島嶼城誌》登出, 謂之《「停工」還是「休息」:同旅德藝術工作者瑪塔・薩拉短談〈休息的工作〉》。

藝術協作: 再同旅德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對談
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拉(Marta Sala)張健文攝
藝術協作: 再同旅德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對談
布料作品《克羅地亞假期》(Wakacje w Chorwacji)
二零二一年華沙勒・格恩畫廊(Galeria Le Guern)展出,Adam Gut 攝

上述拙文刊出後,瑪塔順勢邀我以「藝術工作者」和「人類學者」身份直接參與「休息在格爾」的四場公眾藝術活動。由一直以來在德國官僚中沒有工作保障的博士生身份,變成了移民局確定的「自由藝術工作者」和「自由人類學者」,過程當中得以直接窺見德國在法制上對藝術工作者的尊重和保障,當中不少值得澳門借鑑,另當專文再論。

今次在拙文中反而希望先以鬆散對談、非線性敘述為形式,更進一步介紹以藝術工作為職業的瑪塔・薩拉。受廣東煲老火湯和洋人人類學長期觀察作為策略此兩者影響, 加上筆者再獲邀整理瑪塔・薩拉的作品回顧出版,要真切了解一個藝術項目或一件藝術作品(己身參與其中的「休息在格爾」),似乎就不得不先了解藝術工作者本人(發起人瑪塔・薩拉)的創作史。

藝術協作: 再同旅德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對談
《xy》(油畫),二零一三年

瑪:我是應該從出生開始談起?還是先談祖父輩的歷史?

張:波蘭次都克拉科夫有著名的大型猶太文化節,同時又有相對規模較小的「FestivALT」,每年一屆舉辦另一類關注當今波蘭猶太文化的活動,妳跟胞姊卡塔基納 (Katarzyna Sala)、美國猶太裔藝術人羅伯特・施萊德曼(Robert Yerachmiel Sniderman)有一個合作項目,或者也能把歷史背景跟澳門讀者分享一下?

藝術協作: 再同旅德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對談
合作項目《Paradise in the Planty Park》,二零一四年Irena Kalicka 攝

瑪:我不善辭令,而藝術的作用也正正是要把東西呈現出來,但不一定用到言語。 在我的創作上,關注社會問題和歷史一直也很重要。自小,在我長大的波蘭小鎮赫扎努夫上甚少聽到祖父輩講及猶太人的歷史,先祖母也是到去世前才僅提及過一次猶太人的事,但其實小鎮距離奧斯威辛集中營距離只有二十公里。同一時間,來德的學習經歷和移民背景更讓我關注到故鄉的歷史,也因此我認識了羅伯特,想到要跟他同吾姊,還有一眾鄉親一起做些事,透過口述歷史、實驗電影和展覽的方式讓部份故鄉生活的歷史得以重現。

瑪:赫扎努夫是一個很小的地方,不過歷史很複雜,很難三言兩語就把話說清。簡單說,鎮上從前有一棵白柳,不論在於猶太還是斯拉夫族人它也有特別的意義。一八年原來的白柳被割除,我們將於明年在原址重新再種一棵白柳。這既是一種努力讓歷史不被遺忘,但同時於我來說,整個項目本身就是一種藝術創作。

張:這也是說,妳關注事情的同時,想與不同的人合作,不論藝術家與否?或者就由妳最早的合作開始說起?

瑪:當然不限於只同藝術工作者的合作。沒錯,讀藝中的時候的確是有跟同學玩過攝影等東西。

瑪:說回來很感恩,因為我父母兩老當年支持我選入藝中。舊時家中生活拮据,會因為家中沒有錢常去旅行而自卑。是入了藝中讓我認識了很多背景類同,且至今還是最要好的朋友。

瑪: 不過說到合作,還是要算我在克拉科夫美院攻讀繪畫的時期,說準確一點是 2008 年跟一群志同合的朋友創立了「strupek」組合,在很多不同的非畫廊場所擺過展。我一直都有透過不同藝術形式去表達出我是跟人們在一起之餘,對一些社會不公的現象更是身同感受,需要以作品說話。我在克拉科夫學藝的十五年間也學到了製衣,隨後拼貼畫,還有剩餘物料再用也就成了赴德前後的其中兩種創作手段。

藝術協作: 再同旅德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對談
《無題》(混合媒材),二零一六年

張:妳涉足的理論範圍很廣,手段方面也很多,除了早期克拉科夫美院時期的人像繪畫、「實驗衣物」,還是混合媒介,到後來自柏林藝大時期到現在市政廳藝術研究獎學金階段,用到實驗影片等方法。不過我個人最關心的,卻是妳一直強調合作 / 分工的人文關懷,而這正正能在妳發起的「休息在格爾」中體現出來。

瑪 :這要追溯到柏林藝大攻讀「背景中的藝術」(Kunst im Kontext)時的大轉向, 由克拉科夫美院的畫技追求到後來的藝術探索,變成了很多西方論理的藝術研究。斯塔夫羅斯・斯塔夫里德斯(Στα俛 ρο㽞 Σταυρ俗 δη㽞 )和馬蒂亞斯 · 海登 (Mathias Heyden)的學術研究啟發了我想要跟其他同學「一起做些甚麼」。因為藝大的建築設計得像寫字樓一樣,不太適合集體討論,所以有了到不同公園跟同學一起「做些甚麼」的想法。

瑪 :有一次我們甚至想到了佔用藝大入口大堂廿四小時,跟大家共渡一些時光。 去年是畢業年,剛好又碰到疫情,無法集體活動,更是讓我關切一起創作,或者是純粹在一起的重要。感謝柏林市政廳批給全數資助,使「休息在格爾」得以成為活的、面向公眾的「藝術工作」,邀請柏林市民一起「休息」。

張:「休息在格爾」涉及很多重要的藝術和學術議題,非常期待更多相關的討論。

藝術協作: 再同旅德波蘭藝術工作者瑪塔・薩對談
活人畫(tableau vivant)
表演《女王的國度/負負得正》(Królestwa/Podwójne zaprzeczenia)
波蘭「克拉科夫劇院回憶」(Krakowskie Reminiscencje Teatralne)藝術節
二零一五年,Irena Kalicka攝

發佈者:張 健文,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11/29/%e8%97%9d%e8%a1%93%e5%8d%94%e4%bd%9c%ef%bc%9a-%e5%86%8d%e5%90%8c%e6%97%85%e5%be%b7%e6%b3%a2%e8%98%ad%e8%97%9d%e8%a1%93%e5%b7%a5%e4%bd%9c%e8%80%85%e7%91%aa%e5%a1%94%e3%83%bb%e8%96%a9%e5%b0%8d%e8%ab%87/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