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小城文創發展路——訪澳門青年交響樂團協會理事長許健華

剖析小城文創發展路——訪澳門青年交響樂團協會理事長許健華
2008年應邀參加音樂節、首次赴歐在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出。廖澤雲夫妻、立法會曹其真主席、教青局蘇朝暉局長、政府駐歐辦事處羅立文主任、澳門基金會何桂鈴委員等出席。

許健華,自小學習小提琴,先後任職於文化局及演藝學院,在一九九六年與同好到學校推廣音樂,創立澳門青年交響樂團並擔任協會理事長,其後全職投入該團行政工作和政府藝術教育推廣。

對於政府近年在文化政策資助方面,許健華憶述,文化局、澳門基金會的所舉辦的資助講解會,當中以優化作為目的,這與過去的資助有一定分別。政府本身有自己的考慮,例如委任評審、申請音樂的項目,那些表格主要關注在舞台劇、音樂製作、話劇,則很少關注音樂,不重視指揮的身份,體現出專業性的局限。

不反對引入專才

我們都知道,在一個戲劇內,舞台監督是非常重要,在音樂會而言,則稱呼做後台經理,其實最重要就是總監、舞台監督。音樂則是相反,從資助上看,我們可以看到文化政策的取向。「澳門屬社團社會,不依靠社團,這是很難發展,周邉地區如香港、台灣、廣州、深圳、珠海,很多時是政府提出政策給予資助,須靠專業人士,澳門在藝術人士多數屬業餘,這是澳門人少的特色,我個人並不反對澳門引入專才,由於澳門人才少,在市場上不能與香港、台灣等地區比較」。

現時,澳門在藝術教育推廣方面,難以見到各校有較大的推力,當然學校本身也有自己的難處。因此重擔就落在了政府手上,若屬於文化政策,更需要相關資源,當中離不開財政資源。

在疫情持續下,今年青年交響樂團拿到的政府資助只有澳門基金會的部分。「我們失去了教青局資助,基金會不再資助樂團的活動,音樂演出由文化局贊助,所以就需要另外申請。以前我們分別從文化局、教青局、澳門基金會均取得支持。從澳門基金會及文化局近年對業界的宣講會上,他們都希望優化資助,不想太公分豬肉,僅想保留優質的項目,相對於藝術教育推廣的資助,這是有一個共同標準,之前每個人來到都有權申請。現在政府的思維改變了,只希望留下優質的項目,從社會進步來講,這是很合理的」。當然,藝術本身是無價的,若用錢衡量,這是絕對不對等的。文化的價值,其寶貴之處在於沉淀及積累,若價值不高,自然會在洪流之中消逝,能夠站穩腳的,自然就能沉淀下來。

剖析小城文創發展路——訪澳門青年交響樂團協會理事長許健華
何厚鏵、中聯辦宣文部萬速成部長、外交部駐澳外交公署王冬副特派員等出席音樂會,並與澳門樂壇新一代指揮、獨奏合影留念。

透過產品創造有價值的事物

對於文化藝術在城市推廣上,文化的底蘊就在當中,甚至延伸至近年大力提倡的文化創意產業,特別在這二、三十年才慢慢發展出來,許健華對此這一套獨特的見解。「曾請教一位畫家,自己看到一幅畫後,那是一幅現代畫,畫家反問叫我怎樣欣賞,說明在美術界而言,所講求的是一個基礎,我的理解就像當初學習古典音樂,從基礎開始,一步步學習。幾百年來,音樂家貝多芬、柴可夫斯基的成就造詣,我們若再用相似的形式練習演奏,根本不能超越他們,只能用現代音樂發展,這個發展不論有否主題,有主題的發展相對地容易受到人們的重視,若這個作曲的人有根基,自然言之有物,若沒有根基,僅寫幾個音符,這是沒有基礎的,因此沒有學繪畫的人,這不能算是畫家,只能當作是廣告設計,設計可憑空想像,文創本身透過產品來創造有價值的事物,我們剛才曾說藝術是無價的,現在談的是有價的,我們發展文創,可藉由現代藝術發展的行業,再由這個基礎上發展。在商業社會而言,體現出創造價值的可能性,這有些像莫扎特、海頓在宮廷創作樂曲,他們本身希望賺錢維生,這個就是文創的意義,在現代社會而言,就是透過一些創作,能夠維持生計」。

剖析小城文創發展路——訪澳門青年交響樂團協會理事長許健華
吳榮恪會長與樂隊的互動

類似的問題放在澳門的層面考量,許健華認為若沒有一個底氣,本身的基礎功不好,這樣自然就站不住腳,文創要靠一個堅固、有質素的文化基礎,才可發展成有真正藝術價值的文化產業。在張裕擔任社會文化司司長的時候,他不斷提倡發展文化產業,這需很多方面的相結合,其一是本身的創作者,他們有否這方面的根基;第二是社會在這方面的共識,大家的接受程度;第三,文創產業本身與旅遊息息相關,遊客來到你的地方,他們買了你的貨後,達到了一個目的,遊客透過這個產品想起澳門,從而去打造澳門的品牌。

須有堅實的主流文化

十多年前,許健華有一次到中國內地交流,與一位文化部長座談。「他在北京飯店內招待我們,那時內地政府減少對部分社團的資助,這些社團希望自己生存,由事業單位轉型為產業單位,這句話令我心服口服。我們現在保留國有的交響樂團、芭蕾舞團、中國歌劇,這些都是古典的文產,向政府申請補貼這些古典的東西,那就是基礎;若不是這樣,發展文化創意產業都只是空話。當時的澳門政府都講文創,他們都支持澳門的文創工作者,可惜忘記了基礎,現在談教育,現在的人都用電腦打字,卻忘記寫字,不會寫毛筆字、鋼筆字,失去了中國人自己的文字及文化,文創必須要有堅實的主流文化,那就是已發展了幾百年的基礎,我相信全世界都是一樣,為政者應投放更多金錢在建設主流文化」。

澳門要發展成國際城市,當中與文化藝術密不可分,這就衍生出藝術管理,這與公共行政、商業管理等有所不同,商業以創造利潤為主,公共行政以服務為主,藝術管理以一班藝術家為對象,這與公共行政創造利潤,不一定完全相同。

剖析小城文創發展路——訪澳門青年交響樂團協會理事長許健華
許健華理事長

許健華坦言,若想一個樂團很好地發展,本身須建立一套公共行政架構管理體制,我們不可以說現在的澳門的樂團是否發展得好,這受困於公共行政制約。若樂團以「公司法」的守則運行,我不知是否行得通,或許會令到現時樂師的待遇有一定落差,這個視乎樂團的管理模式;若老闆由政府經營,當局就要睇餸食飯。記得有一次,我外訪葡國,與當地的樂團朋友交流,葡國的朋友話七折出糧,若真的是到了很差的地步,政府公務員都要減人工,大家本身都不在同一體制,只是按合約工作,樂團並不屬於政府,樂師與政府訂立的都是個人勞動合同,不是政府編制,若樂團始終不做公司化,澳門的樂團難以有所發展。香港管弦樂團用公司化模式運作,而藝團本身也是公司化,當地有法律規定,有些企業若做一些慈善捐助,可以給稅務減免優惠,澳門的方面則沒有,香港的做法,主要將稅務優惠轉移至私人機構,這樣做能減省大量的人力資源,在這方面上,澳門還需走一段比較長的路。

發佈者:艾兒,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2/01/26/%e5%89%96%e6%9e%90%e5%b0%8f%e5%9f%8e%e6%96%87%e5%89%b5%e7%99%bc%e5%b1%95%e8%b7%af-%e8%a8%aa%e6%be%b3%e9%96%80%e9%9d%92%e5%b9%b4%e4%ba%a4%e9%9f%bf%e6%a8%82%e5%9c%98%e5%8d%94%e6%9c%83/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