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駛座的那個小孩》——觀看心中的那個小人

《駕駛座的那個小孩》——觀看心中的那個小人

《駕駛座的那個小孩》——觀看心中的那個小人

於望廈山房舉行的《駕駛座的那個小孩》,是創作者鄭家和以五個藝術練習與作品進行對話,反思過程和結果的重要性,帶領觀眾走進他的創作世界。從門口拿上參觀的指南,推開門進入隔絕的空間,緩緩隨樓梯而上進入鄭家和的內心世界。這個是一個不帶負擔就像去朋友的房間一樣的創作世界。

《駕駛坐的那個小孩》為澳門城市藝穗節2022的節目之一。整個展覽分為三個部份,73上是鄭家和建議參觀的第一步,步入望廈山房已經可以看到展覽的作品。或許你會懷疑樓梯旁的毛氈到底是甚麼,是不是某個清潔工遺下的物品,非也,由看到毛氈就已經是作品的一部份。

鄭家和在最初先創作了一幅畫作,畫作以他人生中的第一張銀行卡作為背景,用顏料為卡重新定義。「記得小時候常常做一些有趣的實驗,那時候的心情是一種對世界各事的好奇以及純粹的探索。」「這次的五個作品便是以結果論,我只想畫一幅畫,但在畫這幅畫前的事情我不去想像,就憑當時的感覺。」通過藝術練習與自己作品對話的方式,把這些比起成果,過程更有趣的一面呈現出來。他先從第一步出發,當靈感來到時便增加新元素,慢慢就完成了五個練習。對比起作比本身,他認為這是自我了解的練習,在過程當中鄭家和設計了自身的角色、融入不同的顏色及元素最終成就一系列作品。「我在過程中認識到自己,我是多變多彩的風格,作品中有很多我喜歡的元素、藍色的膠手套、向日葵、自我角色等等,我把他們都放在一起探索內心的變化。」

除了五個練習外,同一場景內的9隻昆蟲或許與畫作格格不入,又是因人而異。每只昆蟲都是不同環境進而演化成不同的樣貌。「不同文化下解讀9隻不同的昆蟲也有不同意思,我試著用昆蟲把他們一一記錄。」

《駕駛座的那個小孩》——觀看心中的那個小人

(1)先完成一張畫

(2)找一個人拿著這張畫拍照

(3)再畫這一張拿著畫的人的照片

(4)同一個人再拿著3拍一張照片

(5)再畫一張拿著3拍照的畫

未知的夢

動畫是非常私密的動態情態表現,過程進度緩慢且費時,但鄭家和對動畫卻是相當著迷。進入展覽的第二部份,推開門。陰暗的房間中反射出陰沈但富有色彩,一部名為Flamingo的動畫映於牆上。「動畫可以讓幻想及不可能的事情視覺化,特別能呈現生動的角色,讓人在觀看時對角色產生情感連結。」Flamingo的起源是鄭家和連續數年的夢,他在目的未明的情況下開著一台沒有辦法控制的車,時而貨車、時而跑車。隨著時間流逝車速度越來越快,只能轉方向盤避免撞上別人。但最後都因速度太快而撞上甚麼,人沒事,但有闖禍的罪惡感。「起初我賞試尋找能夠解釋這個夢的資料,但通過長時間了解仍然不知道夢的含意。我只能通過具現化,或許有一天我就能了解。」

若認真觀看影片,會發現片中事物一直重覆但又不斷改變。車輛的不同、被不同數量的動物追著跑。或許不為意就錯失重要信息,但短片卻從未停息,進行著數年前的夢。

《駕駛座的那個小孩》——觀看心中的那個小人

立體花園

陶土、石膏、樹脂土、紙黏土對於鄭家和來說都是一個個未知的世界,通個多次的觸摸,把手感傳遞出來。

立體花園是鄭家和的另一個練習,通個不同的材質去創造作品,這個花園的作品沒有連異性、大三巴、神燈、士兵都混在一起,靜靜地等待觀眾付予他們意義。「在創作立體作品時,通過手的塑造過程,從可塑的軟狀態改變成實物,試著久違地觸碰除電子用品以外的物質。」除了實質的創造外,也可以從電腦數據進行具進化。3D列印是在電腦中「整出來」的作品,與陶土作品不一樣,性質及手感都是通過「0與1」進行,與正常創作有天差之別。

通過多個練習,鄭家和確認了自己的藝術風格。「吸收今次的經驗之後其實可以繼續發展,如果有機會,想做一些更特別、更抽像的表達,看看可以擦出甚麼新火花。」在今年他仍在籌備數個展覽,通過不同的機會展示鄭家和的藝術。

發佈者:Justin,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2/02/23/%e3%80%8a%e9%a9%be%e9%a9%b6%e5%9d%90%e7%9a%84%e9%82%a3%e4%b8%aa%e5%b0%8f%e5%ad%a9%e3%80%8b-%e8%a7%82%e7%9c%8b%e5%bf%83%e4%b8%ad%e7%9a%84%e9%82%a3%e4%b8%aa%e5%b0%8f%e4%ba%ba/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