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的絕望”淺談雕塑《我22歲了,還沒有月經》

這是一件來自於中國著名女藝術家向京的雕塑作品,創作於2007年,目前正在“2020國際女藝術家澳門雙年展上”展出,我本人也是在澳門的瘋堂斜巷8號展廳現場欣賞到了這件作品。

文/圖 鄭學遙

鄭學遙,現就讀于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美術學碩士在讀,Player,樂隊吉他手,喜歡聽歌,寫歌,看畫,畫畫。

“隱秘的絕望”淺談雕塑《我22歲了,還沒有月經》

這是一件來自於中國著名女藝術家向京的雕塑作品,創作於2007年,目前正在“2020國際女藝術家澳門雙年展上”展出,我本人也是在澳門的瘋堂斜巷8號展廳現場欣賞到了這件作品。

首先從讀圖學的角度來講,僅僅從作品表面所傳達出的資訊來看,作品的大小為95x30x155cm,以寫實的手法,塑造了一個沒有頭髮且裸體躺在地上的少女形象,躺姿呈舒展的C形,體形偏瘦,雙腿微盤,雙手舉過頭頂自然相扣。少女的五官整體給人一種鬆弛的狀態,五官中最突出的點便是其呆滯的目光,似乎在發呆或走神。作品的塑造表現手法尊重人體本身的結構與顏色,並未有做過分的變形。運用了玻璃鋼著色的材料與技法來表現皮膚細膩的顏色和光滑的質感,包括因舒展的體態而隆起的胸部以及下半身也用了相對寫實的手法進行表現。

 而從形式感的角度分析,作品其實給人最直觀的衝擊便是少女作為主體與世界間那種近乎絕望的疏離感,以及少女的外表與其個人內心世界間產生的迷茫、衝突與矛盾。我們從作品的名字不難看出,這種白描式的命名方式,以及對於年齡(22歲)與特殊生理現象(月經)的直白描述,本身就已經先入為主地將作品塗上了一層厚重的傷感基調。這種似乎無防備地將自己暴露的舒展姿態,配合其無神的雙眼和麻木的表情,在這種狀態下,與其說是主體放下了某些東西,不如說是放棄了某些東西,一種對於身體的放棄,對於精神層面上的絕望。在這裡我想要提到的是,這裡所指定的具象名詞 “月經”在我看來其實起到的更多是一種象徵作用,第一次來月經是每一位女性特別是少女非常隱秘而又私人的事,它的到來令人訝異,有時又是在期待中伴隨著恐懼,因為它代表著蛻變,既代表著人生一個階段的終結,又預示著人生一個新階段的開始。在這樣的語境下,作者真正希望表現的,是通過一個22歲少女的無望形象為載體,去詮釋一種當代女性青年對於越來越複雜的社會,家庭問題出現時,那種機體潛意識般的無助和迷茫,我想這也正是這件作品能夠勾起觀者憐憫與共鳴的關鍵之處。

最後聊聊藝術家本人。在我個人看來,這是一件既“向京”又不“向京”的作品。說它“向京”,是因為向京作為一名多年的職業女藝術家,在作品的女性視角,女權意識的表達,以及作品本身的風格化與形式化上,都體現的十分明顯。而說它不“向京”,是因為這件作品比起向京其他更出名的偏向於卡通形象的作品,似乎多了更多傷痕派的味道和傾向。當然,無論從任何層面講,這件作品都具有當代藝術作品所應有的高度完整性以及觀念性,與此同時,這件作品在與觀者對話,激起觀者共鳴的方面,也發揮了強有力的作用。不得不說,這是向京作為中國女性當代藝術家在有關女性題材的作品中又一里程碑式的探索。

发布者:執行主編,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fantasiamacau.com/2020/11/25/%e9%9a%b1%e7%a7%98%e7%9a%84%e7%b5%95%e6%9c%9b%e6%b7%ba%e8%ab%87%e9%9b%95%e5%a1%91%e3%80%8a%e6%88%9122%e6%ad%b2%e4%ba%86%ef%bc%8c%e9%82%84%e6%b2%92%e6%9c%89%e6%9c%88%e7%b6%93%e3%80%8b/

發佈留言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