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歌劇中走過萬千世界--專訪女高音家王曦

   澳門與藝術的距離,從來都很近。澳門每年都積極籌備各類規模龐大的宣傳活動,及國際藝術節目,可見它迫不及待想證明自己有能力站在國際舞臺上,並希望以此積累發酵,為這座城市披上光彩奪目的華服。在西方國家的藝術領域上,古典歌劇總能在舞臺上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綻放光芒,贏得觀衆的喝彩。可惜的是,歌劇卻往往與澳門無緣,甚至在亞洲,它總是有著一種距離感,流行性和普及性非常低,華人要想在歌劇舞臺上突圍而出,也並非易事。

   被美國歌劇雜誌Opera News讚譽有著「華麗的音色,熟練的技巧與出色的音樂表現力,是一位極為出色的女高音」的王曦,曾登上過美國紐約市立歌劇院、明鏡歌劇院等首屈一指的大舞臺,也曾在Iram.M.Cooper國際聲樂比賽、蟬聯兩届舊金山灣等賽事獲得過一系列的國際獎項。受訪當天,她喜悅地拿出其演出過的刊物和報章,分享著過去的點滴回憶,眼裏有著孩子般的興奮。我翻著刊物,在一個個西方的臉孔中,唯獨王曦的東方面孔,卻突出的印在其中。

   我是《費加羅的婚禮》中的蘇珊娜

   歌劇演員就如我們日常所看到的電影演員般,根據每個角色的性格、背景揣摩塑造,存取感受,再為角色注入靈魂,打動在場的每一個觀衆。

   所謂戲如人生,王曦回顧戲内所演過的云云角色中,自覺最鍾情於莫扎特《費加羅的婚禮》中的蘇珊娜一角。「我喜歡她的聰敏和熱情,就像我個人的這種特質性格。」亦正因為戲外的王曦,有著如蘇珊娜般極具主見和思想的個性,靠著自己的智慧掌握命運,也使她在追求戲劇的路上如此堅決無畏。

   王曦憶述道,從她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對歌唱很感興趣。就如同許多人的童年一樣,學過鋼琴,也上過繪畫興趣班,唯獨對歌唱的熱愛和堅持,卻始終如一。「我記得小時候我爸說:「你有沒有想過你到底想做什麼?」我說我以後要在大都會(美國大都會歌劇院)唱歌!」 如果說命運愛捉弄人,倒不如說命運總有著意想不到的驚喜。王曦萬萬沒有想到,小時候一個執意的念頭,從此埋下了生命中的伏線。直到二十五歲的那一年,她真的站上了美國大都會歌劇院的舞臺上,唱著自己人生的第一個輝煌,心無旁騖專注一件事,自然是成就自我的關鍵所在。

   既是歌劇演員,也是「特務」
   對於歌劇的基本概念,行外人普遍的印象是歌劇演員穿著浮誇華麗的演出服飾,在歌劇院的鎂光燈下唱得陶醉不已。王曦說:「當你在每一場演出返到後臺時,都會有工作人員不停地幫你灌水,歌劇演員要不斷地喝水,補充水分,因為一件演出服飾,已經有十幾斤重,再加上一直站在鎂光燈下,汗水會不停地流。」一個歌劇的演唱,往往要花上四小時以上,因此演員在日常生活中也需要堅持健身,鍛煉身體,對於個人的體態要求,又是另一個考驗。
   「嗓子和技巧的訓練,已經是十幾年的功力,然後再到上舞臺累積經驗,這些都需要很多年的磨練。所以對舞臺、對導演、對燈光等的這種捕捉感,以至於背臺詞,練順口溜等,都是要經過長期訓練。」歌劇在西方國家的藝術舞臺上占據著重要的地位,因此歌劇演員也要配合不同的表演使用各种語言演出,如意大利語、德語、法語等。對該語言要從最初的一竅不通,到熟練背誦對白,王曦笑説:「有時候別人聽來會說:「你究竟是個演員還是搞特務的啊?」。」

   何謂聲樂,何謂歌劇

   聲樂與歌劇兩者之間,雖然都以唱歌的藝術形式呈現,然而其意義大相徑庭。「人們經常容易混淆聲樂與歌劇,其實兩者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當中最大的誤解是覺得歌劇就等同於唱歌。」相較於聲樂,歌劇演員除了要具備扎實的唱聲樂技巧,更重要的是要懂得如何配合舞臺上的所有元素,再到舞臺上發揮表演的張力。從一個「唱歌好聽的人」,到一個「唱歌好聽的戲子」,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唱過歌劇的人,再到舞臺上唱聲樂,相對而言就簡單很多,但如果叫一個唱聲樂的人演歌劇,卻完全不一樣。」



   鎂光燈熄滅,說再見卻不再見
   作為一個歌劇演員,王曦透過歌劇走過世界各地,受過觸目和肯定。談到當中的感受,王曦若有所思地説道:「演出久了,有時候醒來睜眼的那刹那,都忘記了自己身處在哪裏。」浮游於各地,是藝術家無可避免的征途,當中的甜酸苦辣皆可銘記於心,唯獨每次的別離,最難讓人釋懷。「一直在各地演出,你很難交到長期的朋友,因爲當你每次交到新朋友,在演出後都要分離。」從認識到交心,從分離到痛心,再開始對人與人之間的悲歡離合感到麻木,看似是一個歌劇演員的心路歷程,但大抵每個人終其一生,或每天庸庸碌碌,或走過萬千世界,總會有些人在你生命裏留下過痕跡又轉身離開,某次的再見,其實已注定各走他方,是遺憾,也是命運。

   以教學感受歌劇中更多的可能性

   總是在路上,感受過歌劇中的風花雪月,唱過不同角色的各種人生,目前王曦更願意在歌劇中找到生活安定的節奏,以及從教學中感受歌劇中更多的可能性。現在她每年都會帶著學生去意大利暑期留學,以自身的豐富經驗開拓學生的藝術視野,並在藝術理論上尋覓更深層的追求。而在她所教導過的學生當中,有從聲樂的基本功開始學起的,也有畢業後被美國獎學金錄取的研究生,一直的探索,只為把歌劇的意義以不同的姿態繼續遍地開花。

 


發佈者:白 慶之,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0/02/29/%e5%9c%a8%e6%ad%8c%e5%8a%87%e4%b8%ad%e8%b5%b0%e9%81%8e%e8%90%ac%e5%8d%83%e4%b8%96%e7%95%8c%ef%bc%8d%ef%bc%8d%e5%b0%88%e8%a8%aa%e5%a5%b3%e9%ab%98%e9%9f%b3%e5%ae%b6%e7%8e%8b%e6%9b%a6/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