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市「红」

街市「红」

如果說提督街市是高士德大馬路及罅些喇提督大馬路交界的一所地標,筆者相信絕對沒有人反對。1936年竣工的提督街市,伴隨著澳門成長。作為唯一一座仍然維持公共街市用途功能的建築物,其建築風格以及社會文化價值讓她被評定為「具建築藝術價值」的樓宇。謹守八十六年崗位的提督街市大樓結構已出現各式各樣不同程度的耗損。雖然市政署持續地為大樓進行保養維修,遺憾仍無法解決其結構老化問題,大規模翻新修復已是時候。

2022年3月27日是提督街市暫别服務市民的日子。緊接着是開展為期657日翻新和整修工程,工程不僅是修復街市內外建築的結構和角色定義元素(Character-defining elements),還針對街市建築的內外翻新和鞏固其結構承載力,並增加一些硬件設施如冷氣系統、升降設備等現代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旨在為攤販和顧客群體提供更具條件的多功能公共街市場所。以符合街市為功能性建築(functional-building)的必須具有的條件。

街市「红」
街市「红」
剛開業時提督街市的風彩美態

暫停營業前的一週,街市內外到處都是人潮,不論是否街市「熟客」,還是老中青一代的攝影師、街坊、市民絡繹不絕,有的為提督街市的美態留影,有的則是與「老友」相聚,亦可見三代甚至四代同堂的家庭站在「紅牆裡外」眼泛淚光拍照留念。在此之前,澳門不同階層的聲音不斷,一方面關注其建築保育,另一方面關心她的社會文化價值能否繼續傳承延續,這不就是反映了澳門市民對城市發展、遺產保育、社區文化底蘊的熱忱與關愛嗎?

筆者有幸與數位攤販暢談他們的往日。一位六十多歲的鮮肉攤販高先生與高太太在街市「齊上齊落」將近四十年。在搬遷到臨時街市的前數天,高先生慷慨陳列營業數十年的謀生工具,情見乎辭地解說分割豬隻所用的刀具和秤肉用的司碼斤勾秤,訴說著過往歲月,大談作為「豬肉佬」的生活風采。高先生直言最珍貴的是長久以來與鄰里、街坊所建立的深厚感情,簡單而純樸、恆久且真摰的人情味。另外,八十多歲的鮮肉攤販謝先生,街市工程對他而言則是迎來退休生活。謝先生笑言,身為「豬肉佬」確實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光輝時刻;與同行年月累積的友情既正氣又實在,與街坊建立的信任和情感難以言喻,退休確實不捨。此外,謝先生向筆者分享他跟筆者的祖父母之間的友情,那段日子實在是記憶猶新。筆者既傷感又感嘆從未與祖父相見,幸而從謝先生言語中親聽祖父昔日作為魚檔攤販的歲月點滴。謝先生亦一一描述當年看著筆者父親活蹦亂跳的孩童模樣。這些口述歷史真是千金難買。筆者感受到的不但是街市的獨特文化與人情味,深感街市就像是攤販的「家」。我們的「家」,澳門市民共同享有的「家」。

街市「红」

提督街市實實在在的一一見證,那些歲歲月月、捉摸不到的民間智慧、集體回憶,會否在為期兩年多的翻新和整修成為永不回來的風景?會否成為另一所保育活化後的「香港中環街市」,充滿商機卻永久失去香港人昔日的集體回憶且欠缺生命力?

街市「红」
攝於 3.27 提督街市臨時結業前

澳門鮮魚行總會每年農曆四月八舉辦的澳門傳統信俗―「澳門魚行醉龍醒獅大會」又稱為「澳門魚行醉龍節」,提督街市作為展演和派「龍船頭飯」的標誌性地點,往後又是怎樣的風景?更疑惑的是,建築保育與傳統節慶的傳承有多大空間作平衡?街市與社區同發展,也與街坊共成長,留下很多值得保留的社區記憶與人文情懷。街市上上下下攤販的人文精神、傳統信俗能否得以維持?街市長遠孕育的民間智慧會否成為只能在媒體上才可感受到的集體回憶,讓我們拭目以待。

發佈者:和光同塵,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2/05/30/%e8%a1%97%e5%b8%82%e3%80%8c%e7%ba%a2%e3%80%8d/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