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飄蕩在腦海的想像著陸

訪寫作人古冰

記者:Cherry

 

人物簡介

 

古冰,本名葉廷鏗,影像創作者,寫作人,澳門日報「新園地」專欄作者。文字創作包括小說、散文、新詩及影評等,見於《澳門日報》、《澳門筆匯》及網上媒體ZA誌。作品多次入選《年度澳門文學作品選》,並曾獲「紀念李鵬翥文學獎」優秀獎。著有短篇小說集《霓虹餐廳》。

 

 讓飄蕩在腦海的想像著陸

 

古冰談最初的寫作起點是對成為專欄作家的嚮往。他的寫作生涯從中學就開始,自小閱讀專欄報章的他,受香港文人劉紹銘和李歐梵影響,從中學起,暗自定下成為一名專欄作家的願望。後來喜歡的幾位專欄作家,均畢業自台灣的大學,更因為嚮往台灣比較緩慢的生活步調,報讀大學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台灣,自此開啟了長達八年的台灣生活。

 

當中包括四年英美文學的學士課程,以及六年的電影創作學系碩士班導演課程。在修讀碩士課程期間,中途休學兩年回澳工作,一邊從事影視工作,一邊準備畢業劇本。儘管喜歡台灣的生活步調,但因家人關係,畢業後最終選擇回澳陪伴家人。

 

故事源自生活感受

 

古冰的寫作題材是從一個靈感,經過處理,慢慢堆砌、轉變、沉澱而成。古冰自言寫作靈感是在閱讀時或在生活上突然產生。「你看我的故事,可能是虛的、幻想出來的,這是我走的路線。有幾個故事一直放在腦海中,若突然間見到有趣的事,就嘗試加入去這些故事裡面,經過一年、兩年時間,看能不能連繫成一個故事。」

 

 讓飄蕩在腦海的想像著陸

 

在前期作品《白兔男孩與鱷魚少女》,他套用了兒時經歷作為一個開頭,當時他未滿十歲,與父母一同去了太空館遊玩,途中他發現一個正在播放科普教育影片的影院,好奇心驅使之下,便獨自走了進去。在漆黑的環境中,只有他和另外一對情侶,親眼目睹那對情侶親熱的過程,「我當時就好驚,一直都好不安,延伸到後面可以說是情慾的啟蒙。這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就作為了《白兔男孩與鱷魚少女》這個故事的開頭。」

 

而近期作品《惡作劇》,講述一個影子見證主人衰敗的過程,當中某個情節是影子站在遠處,看著垂老的主人站在公共電話亭無助地致電向某人求救。故事靈感來源自一個關於凌晨時分澳門建築物的畫展,其中一幅畫是數個電話亭在黑夜中排列著,古冰對這孤寂的氛圍異常有感,就創作了《惡作劇》這個故事。「關於這個故事,我覺得好多人其實是他人的影子,譬如我很喜歡去看其他作家的專欄,行為上、寫作風格都會潛移默化仿效。這種心態其實放在許多領域都能適用,這也是我不想將話說死,而是訴說許多人生百態。」

 

他的寫作充滿考思,跳脫所謂標準答案的條條框框,更傾向於留下讓人猜測想像的空間,「如果我寫得很淺白,反而是不尊重我的讀者,也變得不好玩。」隨著讀者的經歷增長,重新翻閱小說,每一次都會有新的發現,找尋的過程中也會收穫很多東西,「能讓讀者思考,我認為是對他們的尊重。而且,這樣的作品才有活力。」

 

 讓飄蕩在腦海的想像著陸

 

寫作療愈藥到病除

 

「寫作是一種很療癒的方法。我覺得自己好似『生病』了,一旦把積壓的想法寫成故事,我的『病』,就好了。」古冰的創作多元,除小說外,也不時創作散文、新詩及影評等。對於古冰而言,不同的寫作文體,有不同的寫作心境。他笑言曾有算命師傅看過他的掌紋,形容他心境時而孩童、時而老人,當心境像孩童時適合創作詩歌,反之則適合創作小說,基本以情緒界定。「寫詩的時候多是受情緒牽動,有感而發,譬如熱戀或失戀時期。而小說的情節邏輯比較重要,更需要嚴謹。」

 

古冰的創作多為篇幅較短的作品,他坦言自己並非一個能長時間專注的人,若創作長篇作品,時間跨度需要好幾個月。但轉型是每一位創作者的必經之路,古冰也不例外。在創作短篇的過程中,他漸漸不滿足於篇幅短小及純考思的創作,「慢慢覺得我的創作是在重複。我現在會多思考故事人物及故事結構,比起以往更多描寫人物、內心、行為,當作練習也好、提升說故事技巧也好,在保持自己特有的風格同時,去學習寫一個人物角色,發展成一個有結構的故事。」

 

千金易得知音難求

 

古冰在網誌中曾寫下「交流的真正難處不在於表達,而在於理解。」他笑言自己不擅與人交往,隨著年紀漸長,自己越來越不相信語言,人類越來越多時候沒經過思考就作出反應,使他由小時候喜歡熱鬧,到漸漸變得孤僻,但反而在這種疏離感中,更能感受自己。「我喜歡自己一人獨處,有時候,保持一定距離的話,事情會看得更清楚。」

 

 讓飄蕩在腦海的想像著陸

 

也許受台灣讀書時日影響,在修讀文學時,曾讀到一位英國詩人提出過一個概念為「美學距離」,創作者應站在高處看這個世界。他認同創作應保持「美學距離」的概念,在他的作品中,不會直接寫與澳門貼近的事物,多數會包含一些影射,不單指在澳門發生的事,而套落在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他想反映的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一個時代。「於我而言,時代及人性的反映,才是永恆。」

 

問及創作者與讀者之間的聯繫,古冰笑說連有沒有讀者,自己都不清楚。「我一般不會因為讀者的意見去改變自己的創作。」他相信,無論受眾人數多寡,在世上總會遇到懂他的知音。「不論在世界各地都好,任何人做一件藝術作品,就算幾難明都好,至少是創作者想做的創作。當做你想做的,自然會找到觀眾,不論幾多人都好,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會懂。」

 

五年籌劃新書面世

 

五年前,古冰自言有一個很重要的朋友,朋友的夢想就是在一輩子中,能夠出到一本書。受友人啟發,古冰暗自定下在30歲前出書的目標。從2013年起,規劃每一年要完成的篇幅及字數的年度計畫,經過五年的努力,在2018年11月,古冰聯合澳門日報出版社,出版了屬於他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霓虹餐廳》。

 

短篇小說集《霓虹餐廳》收錄了古冰10年間的創作,有趣之處在於,收錄的小說被劃分成四個部分,分別是「早餐」、「午餐」、「下午茶」及「晚餐」,風格各有不同。按照日常飲食習慣分類,「早餐」、「午餐」及「下午茶」的內容比較輕鬆、小清新,而「晚餐」則比較重口味。

 

繼《霓虹餐廳》出版之後,古冰未來仍有繼續出書的想法,但方向也許是散文集、專欄結集或旅遊相關的題材,「我本身喜好攝影,所以可能會出攝影與旅行結合的題材。」

 

現時古冰實現了當一名專欄作家的願望,有一片讓他揮灑筆墨的小天地。他告訴記者曾在中學時告知身邊朋友自己的願望,卻被當成異類。他笑言,即使放至今日,結果依舊如初。「主流來講我都算是異類,就算影像工作也好、寫作領域也好,我都不算是主流。」古冰有意與「主流」保持距離,不想進入一個圈子內。或許正如他所說,當身在其中,就難以清晰地看事情。

 

 讓飄蕩在腦海的想像著陸

 

 

 

發佈者:Cherry,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18/10/31/%e8%ae%93%e9%a3%84%e8%95%a9%e5%9c%a8%e8%85%a6%e6%b5%b7%e7%9a%84%e6%83%b3%e5%83%8f%e8%91%97%e9%99%b8/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