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正確

上班前一仆一碌匆匆出門,臨關門之際有個聲音從客廳傳來:「你沒有戴罩啊!」我把手放在平坦的乳房前,皺著眉頭大聲喊道:「有咯!」那邊傳來説道:「你不戴口罩怎樣搭巴士啊!」二戰時期,戰亂紛飛,各個國家開始强制市民隨身携帶身份證,一是方便領物資,二是證明大家是自己人,危難關頭保住小命。今天身處疫戰年代,口罩看來亦關乎聚體的生死存亡。

上班前一仆一碌匆匆出門,臨關門之際有個聲音從客廳傳來:「你沒有戴罩啊!」我把手放在平坦的乳房前,皺著眉頭大聲喊道:「有咯!」那邊傳來説道:「你不戴口罩怎樣搭巴士啊!」二戰時期,戰亂紛飛,各個國家開始强制市民隨身携帶身份證,一是方便領物資,二是證明大家是自己人,危難關頭保住小命。今天身處疫戰年代,口罩看來亦關乎聚體的生死存亡。

疫情初始,口罩成了搶手物,故勿論經典款、M95、綁繩的、棉布的,通通打包回家,再每個星期到時到候排隊買罩,頗有回到上世紀50年代末糧票時代之感。後來口罩成了隨街可見的風景,可愛的蘿莉少艾戴上印有貓貓的口罩;小朋友看到同班同學帶著反斗奇兵口罩,臉色一沉,隔天換上迪士尼卡通款式不甘示弱;走在大街上看著少女露出玲瓏大眼左顧右盼,充滿欲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俊男美女頓時倍數上漲,望進眼内,處處都是藝術,成為了新一代審美眼光,朋友調侃:「最怕看到美女除口罩。」

今時今日,口罩開始變了行走的藝術品,眼看著米開朗基羅畫下的亞當帶上手套防疫,蒙娜麗莎也只能把招牌微笑藏在口罩内,奢侈品牌也不甘示弱起來,有Virgil Abloh、小野洋子、Mark Grotjahn等名設計師與洛杉磯當代藝術博物館(MOCA)獨家推出限量版口罩,口罩一下子身家暴漲,盛惠每個港幣320元。藝術家的筆下,總有那麼幾個善於把藝術與政治挂鈎的,這位對人權和言論自由的激進主義藝術家艾未未,貫徹他一如既往的作風,將一系列敏感元素挂在嘴上,也毫不吝嗇地直接在口罩上竪起中指,除了有著最基本的防疫功能,也能有效免卻人們再廢唇槍舌劍之力互相問候全家。

口罩大概沒想過,這個年頭自己居然被升level至藝術作品,也被當作政治宣傳物。罩與政治之間的角力,可追朔自半個世紀前,帶罩的感受,女性最有話語權。美國大批女性一邊大喊口號,一邊高舉胸罩等女性用品丟進「自由垃圾桶」(Freedom Trash Can),象徵擺脫禁錮、爭取自由,這場具有行為藝術意味的政治活動,也被視作女權主義歷史上的一場重要 運動。即使到了今天,2013年美國電影製作人Lina Esco就發起解放乳頭(Free the Nipple)運動,並在2015年傳到冰島,得到不少性別平權分子支持,掀起不少外國藝人主動不穿胸罩亮相鏡頭,欲起帶頭作用,意義並非在於必須穿或不能穿,而是由女性自主選擇。如此看來,人們對胸罩的意識形態已不僅僅局限於生理範疇,而是演變成政治的隱形符號及自由解放的舞台。     

可惜的是,在這個習慣封口的年代,除罩者也理所當然被視為異類。若夠雷氣的,大可憑著一己之力,用自己的A cup小罩杯綁在嘴上,發起一場「解放嘴巴運動」,卻只怕成功把胸罩戴在臉上,準備入公共場所露相之際,保安又用氣音對我說:「請正確戴上口罩,謝謝。」

發佈者:白 慶之,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0/10/29/%e5%8f%a3%e7%bd%a9%e6%ad%a3%e7%a2%ba-2/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