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耕澳門音樂教育二十五載

深耕澳門音樂教育二十五載

訪澳門管樂協會理事長梁沛龍

澳門管樂協會為成立於 1996 年,過去 25 年一直秉承其成立宗旨在推動本澳管樂演奏活動與發展,積極於本澳多所學校進行課餘的管樂培訓工作。會員包括管樂團指揮、樂器導師、學生等。協會屬下設有澳門青年管樂團、薩克管重奏團、 敲擊樂重奏團、爵士樂團及銅管、木管、敲擊樂等不同的組合。

澳門管樂協會成立至今 25 年,長期深耕本土音樂教育,更以普及藝術教育為己任,在澳門管樂藝術的發展上,具有其關鍵的定位及重要性。管樂協會亦倡議成立由專業管樂手組成的澳門交響管樂團,專門於每年一度的管樂藝術節中演出。

以音樂育人為理念

「一般人對學校音樂培訓工作的認知,只有音樂課堂教授的知識,或課餘時參與的合唱團。但我們從事的是音樂課以外的器樂班,特別是管樂演奏方面。」澳門管樂協會的建成,具有與外界進行有關的溝通作用,更具備推廣管樂藝術提供發展潛力的台階。

25年來,管樂協會致力推廣管樂演奏活動的發展,深耕校園,走進社區,培育年輕學生,很多人因此愛上音樂,成為專業音樂人,進一步實踐了推廣管樂藝術的文化功能,澳門管樂協會理事長表示,「讓學生在課餘時間開展管樂的訓練, 在同學們有了基礎後就共同組建管樂團參與演出,經過多年培養,增加學生的演出機會,當中包括參與學校舉辦文藝匯演及政府部門舉辦的音樂演出及比賽。看見每年參與人數遞增,看到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疫情下演奏活動停擺

近期,因新冠肺炎疫情多變,許多藝文活動叫停,不單止音樂,舞蹈、戲劇等演出類別都受到很大衝擊,對管樂協會的影響更不在話下。「我們管樂團的影響更大,樂團訓練必須聚集,演奏樂器更需要拉低口罩,更讓人覺得我們高危。尤其這兩個月疫情多變,我們本來已經開學,開展一般訓練工作,但沒多久疫情反覆, 又叫停。」除了學校的管樂教育工作外,管樂協會的年度演奏音樂會活動,也因為疫情關係,在八月被迫暫停一次,原定改在十月補辦,但新一波疫情,立即叫停。「所以我們暫時都未有方法,這些都無法預計,不可抗力,只可以勇敢面對。」

疫情爆發讓協會的工作內容及模式發生改變,進入互聯網時代後,「互聯網 +」的概念被用在各個領域,音樂藝術應如何與互聯網結合?梁沛龍表示其實古典音樂和互聯網關係,一早已扯上關係,「透過互聯網,是降低古典音樂的門欄,只要感興趣,上網就能查到相關知識。在未有互聯網的時代,要學習樂器必須找到老師親授,但現時如果想了解或簡單學習,可透過網絡片段教學,就能有自學演奏樂器的方法。」

此外,因疫情關係,觀眾未能夠進入演奏廳,但能透過網絡線上轉播形式呈現表演。 管樂協會上一年有部分演出活動採取錄播或直播方式,在一個沒有觀眾的演奏廳中,進行網絡線上轉播形式呈現。梁沛龍表示線上轉播始終不是現場音樂會,與實地演出效果相差甚遠。「隔著屏幕,要保持質素及效果就是另外一種挑戰方式;其次,在線上觀看其實在網絡點開一段演出沒任何分別,也許有觀眾點開看五至十分鐘就被其他東西吸引注意力,對於我們現場表演是最大的挑戰。」

深耕澳門音樂教育二十五載
梁沛龍表示:「對於我們來說 ,如果能夠讓一個學生從開始接觸管樂樂器,到要堅持這件事,就是我們的動力所在。」
深耕澳門音樂教育二十五載
澳門管樂協會成立至今 25 年,長期深耕本土音樂教育

古典音樂難以市場化

問及會否擔心政府收緊對藝術方面的資助,管樂協會有何應對方法?梁沛龍表示這兩年開始,政府實行資助再整合,「過去本來向澳門基金會或文化局申請資助,但現實的確已經收緊了,如果有演出的話,我們只能向文化局申請補助,只能睇餸食飯。」

畢竟要維持協會運營,場地租金是最大的開支,梁沛龍表示除了學校工作,也有開辦培訓課程,希望在培訓課程多做一點。在運營層面上,再進一步談及要自負盈虧,表演藝術最直觀就是販售門票,但這就涉及澳門藝術市場的問題,「不能說好成熟,是在慢慢盤活。最基本問題是市民是否藝術對有需要,對於大部分市民來說,藝術不像衣食住行必須要有,特別近兩年,市民覺得在疫情下錢包緊了,衣食住行放在首要位置,藝術方面或許不會付出太多。」

有人說「古典音樂市場靠藝術家主導,完全市場化很難做到」,音樂藝術市場化在澳門能否實現?梁沛龍認為有需求,才有市場。「古典音樂是比較難,音樂有分流行音樂、 古典音樂等。流行音樂透過包裝,自然有人關注投入資源。古典音樂不同,大家都認為欣賞門檻比較高,給人感覺就是比較古舊。始終古典音樂本來是歐洲的文化產物,對於我們華人社會來說,不是日常接觸的東西,我們是引入推廣,所以要市場成型,就更需要投放推廣及人才培養的力度。」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能補足澳門短板,在文旅、文創、藝術、新聞傳播媒介等文化創意領域起到推動作用。當問及如果要做到音樂藝術市場化,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起到一個怎樣的作用,未來管樂協會是否有這方面的發展時,梁沛龍保持觀望態度,「我覺得比較遙遠,始終橫琴和澳門不同制度,就近日通關問題,已經受到影響,而且這個新的方案,在中醫藥及文化旅遊有優先投放資源,先看看這個產業是否能夠發展,我們再進一步思考古典音樂市場化能否在深合區推動。再看內地古典音樂市場,比較發達都是主要城市為主,例如北京、上海、廣州,先要人民質素提高,才能對藝術有需求,近一點, 大灣區中有多少做到古典音樂市場比較活躍?暫時又未見到。」

反觀澳門古典音樂氛圍,梁沛龍觀察多年,不論政府還是民間都在努力,譬如由政府帶頭舉辦的國際音樂節,多本地市民的消費是肉眼可見增長,「最初的時候都是派發免費門票都沒人去,但現在市民都會自費買喜歡節目的門票,雖然氛圍未算成熟,但這不是一代人就能完成的事,而是需要一代傳一代,不斷努力推進才能成事。」

深耕澳門音樂教育二十五載
澳門管樂協會成立至今 25 年,長期深耕本土音樂教育

發佈者:Cherry,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11/29/%e6%b7%b1%e8%80%95%e6%be%b3%e9%96%80%e9%9f%b3%e6%a8%82%e6%95%99%e8%82%b2%e4%ba%8c%e5%8d%81%e4%ba%94%e8%bc%89-%e8%a8%aa%e6%be%b3%e9%96%80%e7%ae%a1%e6%a8%82%e5%8d%94%e6%9c%83%e7%90%86/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