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鈦Titane》——斗膽的金棕櫚選擇

《變鈦Titane》——斗膽的金棕櫚選擇

二零二零年因受新冠肺炎影響,康城影展停辦了一屆,翌年復辦。全世界籠罩在情的陰影之下,人類憤世嫉俗的情緒漸漸被喚醒。而這份壓抑似乎也影響到康城影展的評審,繼上屆奉俊昊的《上流寄生族》後,《變鈦》力壓《在車上》、《聖慾》等獲獎大熱門,成為了最新的金棕櫚得主,跌破一眾專家眼鏡。這部影片是由茱莉亞迪庫諾所執導,她亦是史上第二位榮摘金棕櫚的女性導演。

在觀影時,我不禁聯想起格雷澤《皮下之慌》那種難以名狀的詭異、艾格斯《燈塔》漸進的瘋狂、艾諾洛夫斯基《惡夢輓歌》的顫悚不安。它擁有著某些邪典電影的特質,但同時又致敬了一些荷里活經典,如昆汀泰倫天奴《標殺令》的暴力美學,里德《黑獄亡魂》黑夜裡的追逐(在寬銀幕的表現下尤其出眾),當然還有保羅韋浩雲《本能》裡的冰錐殺人。它集百家之於大成,卻又在不失敍事結構完整性的前提下,打破電影既有的類型框架,在辨證與狂想之中保留著理性與感情,使此部電影不致於失控而落入虛空。

《變鈦Titane》——斗膽的金棕櫚選擇

影片開頭處理得十分出色,簡潔而明快,短短三分鐘交代清楚故事背景和角色關係。女孩克西亞與父親相互怨懟,調皮的她在車行駛途中解開安全帶,父親轉身阻止反而釀成車禍,從此女孩的腦部和部分軀幹必須換上鈦金屬才能生存,但與此同時鈦也控制了她的神經體徵。

導演的幻想由此得以展開,她把鈦想像成具有個性的生命體,逐漸影響著克西亞的性格、想法和「性取向」,這也是影片最為重要的主題-當人類與無性別但具有思想力的物質相結合,這個全新的生命體在現今世界會如何生存,電影呈現給我們的是一個非常模糊而混亂的性別,身體和人機邊界。

《變鈦Titane》——斗膽的金棕櫚選擇

《變鈦》非常注重去性別化,用了兩段舞蹈場景印證這種普世性別的流動性和刻板印象。開篇長鏡頭跟拍,克西亞衣著熱辣的躺在汽車上舞蹈,彼時她處在男性凝視之下,整個場所都是虎視眈眈的男性,她成為一個純粹反映男性慾望的客體;當她被裝扮成為一個男性後,在消防車頂上隨著音樂搔首弄姿則顯得荒誕,消防員們露出了疑惑、鄙夷的神色,此時她作為一個異類存在於男性世界。當一個男性(或表徵是男性的人類)表現出陰柔氣質,在父權社會中自然是不被期望和被敵視的。克西亞深植體內的女性氣質和她外在表現的男性氣質將二元性別的對立打破,性別邊界被模糊化。由此可見劇本以唐娜哈樂威的《賽伯格宣言》作為創作的支撐,賽伯格使人類具有一致性,外貌、體型、皮膚等特徵都是可以被替換的,男女之間的先天優勢將不復存在,天賦上的區別都將縮小,由社會建構的性別界限將煙消雲散,正符合電影所努力建構的世界。

消防隊長文森是另一個重要的角色。首先是消防員的職業具有剛強男性的既定印象,他擁有強壯的身體,是這個社會上男子氣概、陽剛之氣的完美體現。而在看似完美男性形象的背後,他需要每天注射激素,應付他隨著年紀不斷變衰弱的身體,無法做到引體上升是憤慨,在悼念逝去的兒子時是無助。兩者在彼此的脆弱中產生共鳴,克西亞理解了這個消防隊長,愛上了他,真心地把他當成了自己的父親,他們之間出現了一種罕見真誠的情感。但文森始終一直信奉著傳統父權社會的價值觀,嘗試保持著所謂男性的應有行為和尊嚴,並教導克西亞成為一名徹頭徹尾的男性。在克西亞分娩之前,他一直強行把對方看作是男性;最後,克西亞在文森的幫助之下,分娩成功,生下了人鈦合一的小孩,而自己死去。當文森-代表著完美男性形象的人類,受到新生兒降世的光輝所感動,接受了賽伯嬰兒,這個不再二元劃分為男、女性的世界才是導演想嚮往的,藉由電影讓觀眾重新思考人類生而為人的本質。《變鈦》或許不是今屆康城最出色的,但絕對是最大膽、最具話題性的批判性作品。

《變鈦Titane》——斗膽的金棕櫚選擇
《變鈦Titane》——斗膽的金棕櫚選擇

發佈者:蘇 兆偉,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2/03/28/%e3%80%8a%e8%ae%8a%e9%88%a6titane%e3%80%8b-%e6%96%97%e8%86%bd%e7%9a%84%e9%87%91%e6%a3%95%e6%ab%9a%e9%81%b8%e6%93%87/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