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路上砥礪前行 – 訪澳門敲擊樂演奏家許莉莉

很多人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歡做什麼、適合做什麼,後來發現自己身處一片茫然之中。澳門敲擊樂演奏家許莉莉自言是幸運的,一路上的際遇,讓她能夠找尋生命中的「天職」,讓她時至今日,依然對音樂充滿熱愛,堅持走著屬於自己的音樂之路。

文/Cherry

圖/受訪者提供

中學管樂團 音樂路上的開端

「中學管樂團的開始,就是我所有一切的開始。」談起許莉莉與音樂結緣,需追溯至中學時期。許莉莉從小並沒有受到音樂薰陶,直到升上中學後,被管樂團吸引,個性害羞的她就「膽粗粗」加入管樂團,而這個選擇,可謂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

「好幸運進入了樂團,有一群良師益友,大家一起練習、一起比賽、一起聽音樂、一起吃飯⋯⋯在這樣的氛圍下玩音樂,真的很享受。」與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實踐,成員之間情感積極,凝聚力強,對管樂團自然產生濃厚的歸屬感。許莉莉自言生於一個傳統且不富裕的家庭,家庭給予的思想教育就是,希望子女有一份穩定工作,足以掙錢養家,而當時最好的工作不外乎是進入博企。「我的家庭教育方式以罵為主,我知道他們是善良的、為我好的,但這種教育方式愈是這樣,我愈不喜歡。」

當時選擇音樂作為專業的氛圍並不濃厚,絕對是一條冒險的路,但堅韌倔強的許莉莉,選擇了心之所向,入讀理工音樂教育專業的課程。她直言這個選擇,像是一盞明燈,點明了她未來的路向。「我讀書一向成績不好,但這個音樂教育課程,講述所有關於音樂的歷史、起源、種類⋯⋯OH MY GOD,真係好鍾意囉!」音樂教育課程令許莉莉著迷不已,更堅定了她對音樂的熱愛。於是,在2004年,為拓寬眼界、邁向世界,她成功考上香港演藝學院,獲澳門基金會資助入讀香港演藝學院。從2004年至今擔任澳門樂團客席樂手,並經常任香港管弦樂團、香港小交響樂團及杭州愛樂樂團客席樂手。

因熱愛而堅持

逐夢之路並不順遂,入讀香港演藝學院後的許莉莉,遭遇了人生的轉捩點,母親驗出癌症,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但媽咪好贊成我繼續讀。」母親的支持,加上長輩的幫忙,讓許莉莉能夠築夢踏實。

事實上,許莉莉直言自己一意孤行的追夢路上,其實造成有許多障礙,「如果不是從小栽培、鍛煉,到像我二十多歲才走這條路,真的很吃力。需要許多時間練習及追趕,很需要勇氣。」半路出家的她不斷追趕從小接受音樂訓練的人,這段時間常常讓她吃不消,但天賦、熱愛、責任,成為了她堅持的信念。經歷過這麼多痛苦,為什麼還能堅持?她笑說:「就是喜歡囉。太享受台上演奏的時光,上到台的那刻,練習時經歷的痛苦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她認為每一個對自己有要求的人,不多不少都會頂著莫大壓力。許莉莉坦言,因為長久以來追求完美,她患上了焦慮症及糖尿病,但她不以為意,反而説:「每一個對自己熱愛的事情,都會想做到極致吧?正如我是專業的敲擊樂手,我熱愛音樂,我知道這首曲子要練到什麼程度才是最好,我就會不停練不停練。」

至今為止,許莉莉有過不少深刻的演出,但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香港演藝學院求學時期,她有幸被挑選與世界有名的指揮家及樂手共同演出。「那次演出後,我看見台下每一位觀眾都好陶醉,我當時在台上看見這幕,就對自己說,『唔得,我一定要走呢條路!』」而這個信念,讓許莉莉於2009年前往美國深造,後來回流後,擔任廣州交響樂團敲擊樂樂師。

走出自己的音樂路

在世界走了一圈後回到澳門,許莉莉發現澳門的音樂藝術氛圍有逐漸變好,她也在香港、澳門、杭州等地擔任客席樂手。但很現實,為求維生,有一大部分收入來源自於教導學生。

許莉莉在周邊地區擔任客席樂手之餘,還要兼顧開班教學,可謂24小時都沉浸在音樂之中。她坦言享受之餘也辛苦,上得舞台,就要對得起這個舞台、對得起自己的專業,但是她的時間不能夠只有練習,還要教學生。對於許莉莉而言,她的理想是進入樂團,養得起自己,只要提升自己的演奏技巧就可以。

許莉莉在澳門樂團一直擔任客席樂師,累積了多年的經驗,許莉莉指出一個現實的問題,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2004年,澳門樂團重組,澳門政府引入一批高水準的樂師,許莉莉認為他們讓澳門樂團提升至一個高水平的地位,但可惜甚少有澳門人在內。「我能理解為什麼少澳門人在樂團內,澳門的音樂氛圍起步的確很遲,我中學時期甚至是『音樂荒漠』,而這批外地音樂家是為澳門建立了一個音樂水平的標準。」

從事音樂專業十數年來,她觀察到澳門的音樂氛圍逐漸變好,每年也有不少從外國回流的優秀本地音樂藝術家,但大家面臨同一個問題,就是缺少機會。「其實我很希望也很感激能有機會進入樂團歷練,但眼見本地年輕音樂藝術家愈來愈多,如果樂團能有一個接納、培育本地音樂藝術家的措施,嘗試開放一些位置給本地年輕藝術家,設立相對標準、規定試用期限,知道本地人的水平程度到底在哪裡,不一定讓澳門人擔任樂團全職樂手,而是當作給予一張入場券。讓本地音樂藝術家有個機會學習、立足,澳門的音樂才能進一步傳承及發展。」

寄望下一代

雖說如此,但她保持樂觀的心態,並認為機會是由自己創造,若在澳門缺少機會,反而促使她卯足全力,向外地發展,以自身實力證明自己。「雖然現在還沒有這個機會,但我們這一代,真的要用心、努力到一個被毫無疑問就認可的水平。一旦機會出現,才能緊抓著,自身實力是關鍵,即使被人看不起,也能通過自己努力去證明一切。」

最後,她寄語下一代,認為任何事情都需經過時間磨礪,她靜待開花結果的一天。「如何讓發展得愈來愈好,又如何在藝術教育上做得愈來越好,都是需要時間的。但我們不要放棄,我們每個人都是見證者,不祈求我們這一代,但希望下一代可以開花結果。距離開花結果總會有一段艱難困苦的過程,但看到政府是慢慢發展的。我1983年出生,文化中心在1999年建成,所有事情都需經歷時間磨礪,所有事情都是向上、正面發展,只不過是速度的快慢關係,如果多人關注、多人貢獻,進程或許就會加快。然而,政府是否有能力滿足全部人?我覺得目前能夠滿足到一個城市安穩,已經好犀利。」

發佈者:Cherry,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05/28/%e9%9f%b3%e6%a8%82%e8%b7%af%e4%b8%8a%e7%a0%a5%e7%a4%aa%e5%89%8d%e8%a1%8c-%e8%a8%aa%e6%be%b3%e9%96%80%e6%95%b2%e6%93%8a%e6%a8%82%e6%bc%94%e5%a5%8f%e5%ae%b6%e8%a8%b1%e8%8e%89%e8%8e%89/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