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管樂藝術先行者– 訪澳門指揮梁健行

澳門指揮梁健行,畢業於澳門理工學院音樂教育系,是澳門管樂協會及澳門青年管樂團創辦人之一,是本澳管樂工作的熱衷推動者,經常與外地樂團保持緊密連繫,並安排及協助其到澳門演出。現為澳門大學管樂團指揮及多所澳門中學管樂團的樂器導師,積極參與培訓工作。

推動管樂藝術先行者-- 訪澳門指揮梁健行

時代動盪 學習音樂非易事

「在我的青年時代,大約在70年代初,社會上沒有太多音樂活動,如果想學習正規音樂,除了鋼琴外,其他器樂基本上找不到專業老師。」梁健行年青時已對音樂產生濃厚興趣,但他在中學時期,沒有任何音樂相關經驗,因學校只招收成績優異的學生加入學校管樂團,因此中學時期與管樂團無緣。

加上在梁健行中學時期,正值中國內地動盪時期,澳門經濟環境也難免受到波及,他形容是一個磨練意志的年代。當時澳門工作多偏向學徒制,更遑論以音樂作為謀生。梁健行在中學二年級輟學,在朋友介紹下,進入電器商舖當一名電器學徒。一次偶然間,他翻閱報章,看見報章上刊載白馬行浸信會青年中心開設的結他興趣班招生廣告,於是,他躍躍欲試,從而誤打誤撞就開啟了音樂之路,但他表示當時只是作為餘暇活動,並無想過音樂和職業有何聯繫。

加入警察銀樂隊 以音樂為終生職業

加入教會詩班後,梁健行了解到音樂當中的四部和聲。與此同時,受到浸信會青年中心導師引導,從而接觸及欣賞交響樂,梁健行自此開始領略到古典音樂的魅力。為了接觸更多音樂,他先後加入復民合唱團及複音合唱團,後來又跟隨教會司琴陳麗明女士學習鋼琴。後來,在教會詩班已加入警察銀樂隊的成員口中得知樂隊招募人員的資訊,梁健行便選擇了學習長號。「在合唱團一位唱開低音部,對低音十分著迷,我就選擇了與其聲部相關的長號練習。」

梁健行憶述投考警察銀樂隊與正規加入警察部隊的投考程序無異,需要經過筆試、面試及體能測試的項目才能正式加入。他自言加入是正值銀樂隊改革時期,「在此之前銀樂隊雖然一直維持運作,但演出活動相對較少,是葡萄牙來澳指揮邊度沙上任不久後重組銀樂隊,但重組需要人才,他求才若渴,我表明只會鋼琴,但他不介意且相信樂器之間是可以技術轉移的。」

推動管樂藝術先行者-- 訪澳門指揮梁健行
梁健行擔任培正中學管樂團指揮

正式成為銀樂隊隊員後,梁健行眼見邊度沙的魄力。過去銀樂隊的演出主要針對社會賢達的葬禮,但自從邊度莎重組樂隊後不再接受這類型的演出。他希望樂隊除了參與儀仗性質的官方演出活動外,也想方設法讓樂隊增加多元的演出種類。於是他積極與當時的教育文化司署(現教育及青年發展局)等的教育機構合作,將音樂帶到學校及社區中,而且他擅長編時下流行的歌曲,引起學生的樂趣,從而推廣音樂藝術。「他相當有魄力,不斷與教育部門溝通讓警察銀樂隊去學校演出,回想過來,基本上每一所學校都去過演過。邊度沙是開創了入校推廣的先河,他認為音樂藝術與教育有很大聯繫。縱使學生不一定會選擇學習樂器,但至少能感受音樂帶來的美妙。」

正式踏上指揮之路

梁健行從學習結他為契機開始接觸音樂,後加入合唱團、練習鋼琴及長號,再成為樂團指揮,一步一步加深對音樂的熱愛。談及如何走上指揮之路,他直言自己並非身手靈敏的人,但他迷戀指揮的工作,「我當時開著唱片機,攤開樂譜,一邊聽音樂一邊指手畫腳,模仿不同聲部的切入,提示。」

推動管樂藝術先行者-- 訪澳門指揮梁健行
聖誕演出

1987年,梁健行加入澳門室樂團,眼見當時指揮查偉革對指揮的熱情,讓梁健行雙眼發光。「在交響樂的演出中,管樂演出的時間相對比例沒有弦樂多,通常在氣氛高昂時才出現,每當氣氛平靜就休息,在這段期間我就不斷看著查偉革的動作,後來正式跟隨他學習。」直到90年,梁健行才有擔任樂隊相關指揮工作的機會,當時東亞大學有一群熱愛管樂的同學,他們想延續中學的樂趣,就希望找尋一位指揮,在機緣巧合下,梁健行便成為東亞大學管樂團的指揮。

澳門管樂協會的成立 關關難過關關過

1996年,梁健行與梁沛龍一同成立澳門管樂協會,在協會成立之前,外界的團體想來澳門演出,都缺乏有力的主辦者主辦相關活動,許多的管樂界朋友就會聯繫梁健行和其他音樂友人,再由他們將這些活動推介給政府部門主辦。比如說香港演藝管樂團、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管樂團、德國巴登符騰堡州青年管樂團等。「無形中我們一直都在做管樂藝術相關的推廣工作,覺得需要有一個平台,負責對外或者對內的聯繫工作,就在1996年成立澳門管樂協會。」

推動管樂藝術先行者-- 訪澳門指揮梁健行
演出後與團員合照

澳門管樂協會成立至今25週年,問及當中推廣管樂藝術有否遭遇困難,梁健行笑言關關難過關關過,「已經沒有想到有多少困難,每次都迎難而上,而且隨著有愈來愈多海外修讀演奏或音樂專業歸來的同學,他們回來幫忙,讓推廣音樂藝術的工作更上一層樓。」

最後,梁健行寄語澳門管樂協會,「我們有一個很好的團隊,眼見當中大家都不計較付出,現在就有免費教育,但以前有遇過學生甚至連學校的學費都繳不上,但梁沛龍就挺身而出幫忙解決問題。是去到什麼地步?我們不是看著鐘數上下班,而是整個團隊都愛著管樂,是希望整個音樂藝術發展能夠持續下去。

發佈者:Cherry,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09/28/%e6%8e%a8%e5%8b%95%e7%ae%a1%e6%a8%82%e8%97%9d%e8%a1%93%e5%85%88%e8%a1%8c%e8%80%85-%e8%a8%aa%e6%be%b3%e9%96%80%e6%8c%87%e6%8f%ae%e6%a2%81%e5%81%a5%e8%a1%8c/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