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故事劇場」即興的真實人生

訪零距離合作社藝術總監戴碧筠

「一人一故事劇場」即興的真實人生
零距離合作社曾舉辦多次淨灘及以關注海洋生態為主題的藝術活動,今年被本社以海洋廢棄物轉化為戲偶、視覺藝術裝置,參與澳門城市藝穗節,舉行「我們與海的距離」海廢偶X一人一故事劇場,引發大眾反思自身與海洋之間的關係。

零距離合作社成立於 2008 年 12 月 26 日,以團結愛好文化藝術及熱衷社會工作之人士為宗旨,藉彼此之間的友愛、互助來共同發展以及推廣文化藝術 與社會工作之結合。致力以「一人一故事劇場」(Playback Theater)探索社 區議題,為澳門目前唯一設有一人一故事劇場演出團隊之政府立案非牟利團體, 核心社員包括心理諮詢師、社工、輔導員、教師、藝術家及大專學生。

零距離合作社成立至今已逾十多年,十多年間致力推廣文化藝術之餘,也關心社區環境及保育,每月組織一次路環淨灘活動,希望透過一人一故事劇場, 將環境保育的訊息傳遞出去。近年演出的作品包括《植言物語》、《我們與海的 距離》、《彩蝶展翅》等。

「一人一故事劇場」即興的真實人生
自 2008 年成立以來,本社以「一人一故事劇場」(Playback Theater)這一全球廣泛推崇的應用劇場形式探索社區議題,並將演出帶入社區、學校,通過強調藝術性、儀式性及社群互動的即興表演,展開社群間的溝通交流

致力推廣一人一故事劇場

零距離合作社戴碧筠致力推廣一人一故事劇場,以戲劇融合藝術教育,於 2014 年起開始策劃社區藝術項目,現為藝術教育工作者、編劇及一人一故事劇場領航員。

何謂「一人一故事劇場」?一人一故事劇場(Playback Theatre)源自 1974 年由美國 Jonathan Fox 及 Jo Salas 等人創立,結合劇場、口述故事、心理劇等元素,其演出是一種即興的民眾互動式劇場形式,並無預定的劇本, 但能設定特定主題,透過來自現場觀眾口述的親身經驗,自願分享的心情和故事。

表演過程中,領航員會引領觀眾分享個人感受及經驗,演員和現場樂師立即運用形體、聲音及話劇形式,將故事即時呈現出來,並把演出作為禮物回贈說故事的人和所有觀眾。「在一人一故事劇場的尊重與包容裡,能讓所有參與者充份體驗到真實生命經驗交會的感動。這與傳統戲劇有別,在傳統戲劇當中, 創作有價值的取向、或者想表達的理念,會將價值觀灌注在演出中,離開劇場再引起觀眾的思考迴響。而一人一故事劇場則是一個開放空間,讓不同聲音在空間碰撞,做的是即時性,即興將故事轉化成演出。觀眾無辦法預期來這裡能聽到什麼故事或者演出是否精彩。」

制定主題 聆聽居民心聲

自 2009 年起,零距離合作社積極與不同服務機構及學校合作,提供一人一故事劇場及藝術工作坊予不同對象,將戲劇、音樂及視覺藝術應用在不同層面的社群團隊。 2014 年起,連續五屆入選澳門特區政府文化局「藝術在社區」資助計劃,在澳門舊城區及石排灣公屋群開展「夕陽之歌」、「時光定格」、「蝶谷新語」及「蝶谷日出」四項一人一故事劇場巡迴演出及推廣計劃,藉表演藝術為社區注入正能量;而 2018 至 2019 年,零距離合作社除了引入日本SAORI紗織機向社區大眾推廣手紗藝術,繼續在石排灣社區開展「彩蝶展翅」社區凝聚計劃外,更以「植言物語」為題,於澳門及路氹各區開展一系列社區活動和一人一故事劇場社區巡迴演出,藉人與植物、人與自然、人與城市規劃等方面,關注 2017 年 8 月天鴿風災和 2018 年 9 月山竹颱風後社區的變化,聆聽居民的心聲。

同時,他們也關心童年逆境經驗對人的長期影響,因此,從 2019 年起,以「好天氣。壞天氣」為題,走進澳門及珠海社區,舉行親子一人一故事劇場,讓故事有出與轉化的空間,並透過關懷、訊息傳遞和愛的行動,停止複製創傷。

「一人一故事劇場」即興的真實人生
去年起,本社投入更多精力關注 ACES(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負面童年經驗 ),舉行以親子溝通為主題的系列演出《好天氣。壞天氣》以多元體驗結合一人一故事劇場,促進成年人對兒童成長的關注。

保持活力和自省

零距離合作社成立至今十多年來,致力推廣文化藝術,多年來在推廣藝術方遇到什麼困難?戴碧筠表示困難有三,分別是人力資源及配合、場地空間及運營問題。「團體的成員大多不是全職,各自有自己的職業及家庭,在維持藝術興趣及各自生活的同時, 他們付出的心力很多,我們做的是一人一故事劇場,我們看重的是默契和理念,以及對社區藝術的看法,都是需要成員配合;場地困難,曾經試過經營場地,但因鋪租及地段問題,曾多次搬遷;最後就是涉及營運費用,我們有員工、有場地,需要政府的資助, 但每年都會改變資助金額,我們經常問自己,到底有多想做藝術參與社區,如果沒有政府資助,還做不做。所以我們好清楚,即使沒有資助,有想做的核心項目,不論多艱辛都會做下去。」

多年推廣藝術融入社區的活動,至今為止,有一場演出仍然讓戴碧筠歷歷在目。創團的第二年間,戴碧筠及團隊帶著一人一故事劇場走入社區,當觀眾分享故事後,戴碧筠及團隊成員即興演繹觀眾的故事,卻被當頭捧喝指責非他所意,甚至將事件放上網站, 擴大輿論。「這件事對我們來說很衝擊,甚至有團員受到打擊,退團了五年才回歸。但這件事對我們來說是一個警醒和覺察,雖然他不認同我們的工作,但這是警醒我們不要沉迷在成就當中,而是要聆聽受眾的故事,更要聆聽我們扭曲了什麼。不要麻木在自己所謂的成就當中,而是不斷保持活力和自省。」

最後,戴碧筠認為藝術教育對一個社會發展有其重要地位,「藝術對於我們生活非常重要,藝術是我們的精神食糧,文化是我們的生活累積,如果我們活在美的當中,心情自然會好,就會有好的精神面貌面對生活不同的挑戰。」她認為藝術教育就是讓人享受及懂得美的重要性,但美醜到底是什麼,沒有界定,「美的極致可以是醜,但醜的極致也就是美,如果今日的藝術教育只是學習規範,例如顏色整齊不出線就是美,那麼學 生就不懂的欣賞抽象畫畫,所以,藝術教育不只是教育放下生活的繁瑣,更是要投入當 下去享受。」

「一人一故事劇場」即興的真實人生
過去六年在石排灣新社區舉行了多場一人一故事劇場演出
「一人一故事劇場」即興的真實人生
零距離合作社藝術總監戴佩筠

發佈者:Cherry,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21/11/29/%e3%80%8c%e4%b8%80%e4%ba%ba%e4%b8%80%e6%95%85%e4%ba%8b%e5%8a%87%e5%a0%b4%e3%80%8d-%e5%8d%b3%e8%88%88%e7%9a%84%e7%9c%9f%e5%af%a6%e4%ba%ba%e7%94%9f/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