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藝術之路奮勇前行:專訪澳門畫家黎雪穎

記者:Cherry

人物簡介

黎雪穎,澳門出生,畢業於澳門理工學院藝術高等院校視覺藝術課程美術專業,現為廣州美術學院在讀研究生。其間參與不同類型的藝術活動、展覽及比賽,當中包括參加“澳門視覺藝術年展”和“全澳書畫聯展”;2014年獲得第三屆“東方基金會藝術大獎”,作品並由東方基金會收藏,並於翌年前往葡萄牙里斯本舉行首次個人作品展。

 

 在藝術之路奮勇前行:專訪澳門畫家黎雪穎

 

獲藝術大獎 開啟人生新

談起最初接觸油畫,黎雪穎其實在中學時期,已參與學校的美術組,以興趣班形式作為課餘閒暇。起初,她坦言並無心要走藝術這條路,與許多人一樣,聽過不少藝術難“搵食”的聲音,也曾一度想過選讀經濟學或市場學比較熱門的科目,最終,機緣巧合下,考上了理工學院的視覺藝術課程美術專業,打開了藝術之路的大門。

“在大學裡面我才開始學習更多關於繪畫技巧,更令自己越來越了解藝術是怎樣一回事,在這個過程中慢慢接觸藝術,才明白原來藝術是好廣泛,類型很多。每當我了解更多,就希望自己可以更進步。”在探索的過程中,她為自己訂立目標,例如參加展覽、比賽,讓自己的作品出現在大眾的目光,才能體驗自己的成果,也是自身努力的一種表達。

2014年,黎雪穎獲得第三屆“東方基金會藝術大獎”,因此,同時獲得在葡萄牙舉辦個展的機會。“獲獎之後,參展機會更多,不斷驅使我創作。其實整個過程彷彿就有一種動力,推動我繼續。有趣的是自己都無想過自己行不行,反而是其他人對我的肯定,雖然這種肯定可能是片面、短暫的。但大學我就以這個為目標,令自己去努力,看看自己究竟可以走到哪裡

這次獲獎,可謂是黎雪穎的一個轉捩點,雖然她口中憶述當年就是“驚驚青青”、“唔知發生咩事”就舉辦了個展,但為她成為全職藝術家打了一支強心針。“這個過程令自己覺得藝術創作是一種可以作為職業且十分專業的工作。不只是純粹為興趣的悠閒娛樂,而是一種很嚴肅的工作態度。所以畢業後,我也嘗試以全職藝術工作者的生活方式或工作狀態,全年充當全職藝術工作者,全職創作、參展或者繼續去專研自己的藝術方向。

還記得第一次看見作品被展出,或許多人第一次舉辦個展會很感動,但黎雪穎並沒有,她憶述當年獲獎固然開心,十分高興自己的作品能被展示出來,“可能是自己看自己的作品太久,已經習慣了。我每次作品差不多完成時候,總覺得差一點東西,但是差點什麼,我又說不出來。”

 

在藝術之路奮勇前行:專訪澳門畫家黎雪穎

問及最喜歡哪一幅作品時,黎雪穎回答總有下一幅作品取替心中的地位,她認為這是一件好事,寓意自己有不斷進步

 

作品是感性的付出 不怕失敗怕停濟

近兩三年間,黎雪穎主要以方格狀的筆觸創作,也取得了一定成績。但她自言自己仍然在探索的過程,未能把自己歸類,擔心風格定型,限制未來創作。“藝術是好難定義風格,我們是否真的有需要去定義風格。‘風格’其實可以代表一個人的創作習慣,同時‘風格’會限制一個人的思考。”黎雪穎表示以往的創作以垂直構圖、方格元素及分解為主,這並非一時三刻突然出現,而是經過自我理解,透過喜歡的繪畫方式、表達類型的一種自我體現。

“因為我在澳門長大,我的思想,是由澳門這個地方組成,是澳門賦予我的。在我的生活環境裡面,這是一種感受。每當我見到一大片鐵皮屋,自然而然產生感覺。 ”她表示就要利用自身條件、喜好偏向,結合自身與當地賦予的感受,再重組畫面出來。“別人看到的屋頂可能只是一大片鐵皮屋的屋頂,但在我角度,屋頂其實並非最重要,‘零碎’這個形容詞才是核心,我就將這些元素放在自己的創作中。”

黎雪穎近兩、三年間主要以方格元素作畫,她也表示擔心容易被貼上標籤,害怕‘黎雪穎的畫就是方格(馬賽克)’的言語,“很多人都覺得黎雪穎的畫作就是馬賽克,但我的理解馬賽克是一種數碼化、理性的數據,但在我的作品中,我的畫作是感性的付出,而非理性控制。例如馬賽克數值顯示這個方格應該是黑色,但我認為紅色才能表達意思,我就會選用紅色。我的畫作不是一種完全具象的表達,我的創作會有自己的情感和特有的藝術素養

她認為在剛起步的階段就被風格固定,反而不利她的創作發展。為了不被貼上標籤,這位年輕的藝術工作者不斷自我探尋。“我會慢慢自我調劑,我覺得什麼都需要嘗試,我不怕失敗,但我怕停濟不前。”

 

在藝術之路奮勇前行:專訪澳門畫家黎雪穎

作品《龍環葡韻》是黎雪穎比較喜歡的作品,作品的垂直構圖、顏色分佈都很完整

 

創作路上遇伯樂  不讓期望落空

大大小小的展覽,讓黎雪穎獲得不俗的成績,但她謙遜地表示還在學習的路上,有幸在路途上遇到不少良師,讓她少走一些彎路。黎雪穎笑言影響最深是兩位澳門藝術家,一位是黃瑞麟,同時是她的啟蒙老師,一路上給了她不少意見,不論是藝術創作還是人生價值觀,都影響著黎雪穎的創作旅途。而另外一位是黃家龍,黎雪穎表示他是一位好細心的藝術家,十分關心別人的感受,在他身上學習對了藝術創作的執著。

黎雪穎自言對自我的要求很高“其實我覺得任何事要有成果一定要努力,我的理念就是不停畫,然後用作品說話。”她接著解釋:“因為不停作畫,量變就會變成質變。我會覺得起碼要達到一定數量,先可以從質量上達到改變,我的方法就是這樣,這幅畫不滿意,就下一幅繼續畫,日復一日,這樣就過了七年。”

“我算是比較好勝的人,我不甘心我的人生、我的藝術平平無奇,我起碼要努力、更加努力、得到好成績,我不想那些曾經對我抱有期望的人失望。有時候,我的希望是建基在他人的期望上。

發佈者:Cherry,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fantasiamacau.com/2019/03/12/%e5%9c%a8%e8%97%9d%e8%a1%93%e4%b9%8b%e8%b7%af%e5%a5%ae%e5%8b%87%e5%89%8d%e8%a1%8c%ef%bc%9a%e5%b0%88%e8%a8%aa%e6%be%b3%e9%96%80%e7%95%ab%e5%ae%b6%e9%bb%8e%e9%9b%aa%e7%a9%8e/

發佈留言

登錄 發表評論